ㄒㄒ

ㄒㄒ是西西不是踢踢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ㄒㄒ |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 別鬧了,魔藥學教授 (一)



喻文州席地而坐,從他那一大個淺黃色赫夫帕夫後背包中拿出了食物來,被重物壓扁的三明治即便早已不再熱騰,仍是散發出一股火腿與蛋的香氣。他從口袋中拿出魔杖,小聲念了咒語,原先白嫩的土司上立即就出現了金黃色的焦痕。王杰希聞到味道和火花,左顧右盼的腦袋低了下來。儘管隱身於黑夜的草叢中,機警的巫師仍是即刻便蹲下身來將夥伴的魔杖給搶走。

「親愛的級長大人,在這用火你是想我們被發現嗎?」王杰希一臉不可置信地望著正大口吃著三明治還吃的津津有味的赫夫帕夫級長,在魔杖的火光完全滅下去以後才將之還給喻文州...

[王喻] 有時候


-

雨點打在柏油路上積起一攤攤的小湖泊,潺潺流水打濕行人快速行徑的布鞋子。路燈明滅,風吹過冷清街口變成又長又細的低鳴,上身只著一件單薄襯衫的青年緩步行走在路中央,水珠從鞋底激賤出來。按著喇叭疾行的廂型車開了亮白色車頭大燈,險些撞上他。

先是漫無目的的走,後來頭髮也濕得一塌糊塗。青年伸手抹抹臉,滲入眼瞼的細密水珠讓他痛苦得睜不開眼。把頭髮撩起,往後一撥,他坐到公園綠地的石階邊,思緒還亂七八糟。

在對面關門店家前躲雨的年輕混混們拿著球棒抽煙,仰頭望了望天空,在等待天晴,而喻文州也是。

-

他是從自己家裡逃出來的。

偏偏挑了G市下著大雨的死寂夜晚。與其說是逃出,不如說是出來散心。畢竟...

【王喻24H/22hr】聖杯把與寶劍鞘

「你覺得我很不解情義嗎?」

吃早餐的時候喻文州突然的就問,他嘴裡咬著蛋,口齒不清,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

王杰希不懂他在說什麼,從廚房探頭出來,又問了一遍:「你說什麼?」

喻文州將早餐吞下肚,吶吶的說:「我問,你覺得我很不解情意嗎?」

「不解情意?」

王杰希將手洗乾淨了,端著盤子走回客廳,順手關上廚房點燈。電視年老失修,時不時發出嗡嗡雜訊,但不妨礙喻文州每天早上看新聞的習慣。

電視該換了。王杰希不著邊際的想。

主播正以標準北京腔講著今日氣象,背景音樂是輕柔舒適的鋼琴音。底下跑馬燈正好跑過巨蟹座今日運勢。

王杰希皺了眉頭,一邊將滿杯的冰塊倒了一點進自己剛泡好的燒燙咖啡中。他早晨...

【維尤】惡魔

請、請原諒我的(少女)腦TTTTT

--

   
學校裡來了一位新的老師。


老師長得很漂亮,也很年輕,高俊挺拔,身材精壯,銀白的髮絲垂墜在額前,擋住他半個眼睛,冰藍瞳孔瞇了一瞇,就彷彿勾走人魂魄。一大群女學生把他團團圍住,尤里走過辦公室的時候佇足了一會,看見男老師高挑的身影,並不以為然,還有些不屑。

  
新來的老師很會滑冰,尤里時常與人打架滋事,導師討厭他,上課總喊他出去罰站,尤里站著站著,險些睡著。教學樓底下傳來幾聲歡呼與女孩子的尖叫,他頭一抬,...

【王喻】可是王總,我們只有十分鐘 9-10(完)

9

喻文州是被電鈴吵醒的。

他才爬上床沒有多久便陷入了深沉睡眠當中,厚重的窗簾被拉上,而午後缺乏陽光的陰天,更使整個房間陷入一種濕黏的漆黑,當聽見第二聲電鈴時他還正與溫緩的棉被膠著,思索著究竟該不該去看看是誰打擾了他安穩的睡眠。

第二聲電鈴停住後沒有多久,第三聲便緊接著響起來,這時喻文州才總算下定決心爬起身去開燈。

他還未完全清洗,搖搖晃晃躡足走到窗前拉開了簾子,耳根子靜下來以後才發覺外頭下起了稀疏冷雨,一拉開窗簾便見底下有個高個兒正往騎樓外一步一步向外站,直至頭仰起時的角度正好能看見二樓的景象。

喻文州猜測大概是瞧見沒有人應答而正感到疑惑的打算確認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家。

於是王杰希...

【王喻】昂昂

合誌《Sweet》的稿

王杰希是個神奇的人,這樣的形容聯盟裡應該沒有人不會點頭。

至少和他交手過的人都會這麼說,或者他的隊友也是。

然而讓喻文州真正感到他的神奇還是在同居之後。

例如,王杰希意外的很會做飯,但是不會打蛋。

“今天晚餐又是蕃茄炒蛋殼嗎?”喻文州坐在餐桌前,替兩個人添了白飯,看王杰希從廚房端出蕃茄炒蛋來。

“不只,還有紫菜蛋殼湯。”他挑起一邊眉,指指一邊的鍋子說,“有益身心健康。”

喻文州有些無奈的說,“以後你還是做水煮蛋就好了,至少我可以自己撥蛋殼。”

“好男友就是要幫自家男朋友剝蛋,別擔心,你一定吃得到蛋殼。”王杰希慢悠悠地坐下,一邊自我解嘲。

“別,饒了我吧

【王喻】 可是王總,我們只有十分鐘 8

8

王杰希最終仍然沒有忍心折騰喻文州,連玩也還沒有玩到,便憤而離去。待他靜下心來才去給喻文州鬆了綁,還有些心疼的看著他幾乎發紫的手腕,儘管他依舊一句話也沒有說。

喻文州也不在和他說話,王杰希請人送他出門,載他回公司,自己則是鎖在書房深痛反省,同時,他目前一點兒也不想見喻文州,他不願自己看上去洩氣又手足無措,更不願讓喻文州看見他在感情中卑微的樣子。

喻文州對他說,再也不要來找我了,我不會見你。

王杰希知道他是認真的,摔了書房一個大花瓶,鋃鐺的陶瓷碎裂碰撞聲使在門外守著的家僕嚇了一跳,忙敲了敲門詢問,卻只得到一片靜默。

他想了很久自己和喻文州當中究竟出了甚麼問題,從一開始認識至今,他自...

【江周】天梯


「你在緊張。」

電梯門應聲關上,周澤楷按了一樓的鈕,轉過頭去看江波濤,電梯裡只有他們兩人,緩緩下降。

江波濤對著電梯裡的鏡子理了理衣領與頭髮,不慎自在地笑了一下,少有的靦腆起來。周澤楷沒見過這樣的江波濤,就算是輸掉比賽時面對場外記者也不見他如此坐立不安。

「還是稍微會緊張的。」他攏拉著嘴角輕嘆了一口氣。周澤楷不動聲色,無論從任何角度看上去都滴水不漏,略長的睫毛動了一下,朝他看過來,一旦發現對方也正盯著他看便又迅速扯回了視線。

耳根竟微微泛起紅來,就算經過多年應對訓練也沒有增加周澤楷的臉皮那怕一丁點的厚度。

江波濤反倒笑了,心情鬆懈下來。周澤楷沒看他。「笑甚麼。」他伸手去攻擊江波濤...

【王喻】我們不能擁抱

 @All喻文手进阶1.0 

關鍵字 校園

 

 

「這麼晚了還不回家嗎?」

遠遠的走廊盡頭處還有教室的燈光隱隱閃爍,空曠的校園內人聲迴盪顯得愈加清晰起來,王杰希自二棟三樓尋了過去,學生們都走得差不多了,僅留著幾個校隊隊員仍在操場上與球場勤奮練習,偶爾發出幾聲歡呼或呼嘯。

二年二十一班的班級上還有一點人聲,王杰希循著聲音過去,皮鞋踏在走廊水泥上發出鏗鏘有力的聲響,晚風吹著樹枝聳動,幾只昆蟲飛過他眼前。

他往教室裡頭一探,就建一個清瘦高挑的背影站在窗台邊觀望,而另一名學生正在洗手台前清洗繪畫用具,時不時地與他的導師聊上幾句。

王杰...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