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 別鬧了,魔藥學教授 (一)


      
   
喻文州席地而坐,從他那一大個淺黃色赫夫帕夫後背包中拿出了食物來,被重物壓扁的三明治即便早已不再熱騰,仍是散發出一股火腿與蛋的香氣。他從口袋中拿出魔杖,小聲念了咒語,原先白嫩的土司上立即就出現了金黃色的焦痕。王杰希聞到味道和火花,左顧右盼的腦袋低了下來。儘管隱身於黑夜的草叢中,機警的巫師仍是即刻便蹲下身來將夥伴的魔杖給搶走。

「親愛的級長大人,在這用火你是想我們被發現嗎?」王杰希一臉不可置信地望著正大口吃著三明治還吃的津津有味的赫夫帕夫級長,在魔杖的火光完全滅下去以後才將之還給喻文州,「還有,真是無法理解.....你手中的三明治到底是哪裡來的,等等要是魔藥學教授發現味道你怎麼解釋?」當王杰希還在碎念著這種人究竟是如何當上級長時喻文州這邊卻是三兩口將最後一點的三明治全吞下肚。

被責備的人並不理他,一臉笑咪咪的說,「反正一時半會葉教授也不會出現,趁機吃點東西也好,否則我要餓死了。」

他們盤腿坐在古怪巨大的石子後方,長期未經清理的荒野雜草叢生,青苔滿布,遠處有狼嚎狗吠聲,此時正是午夜兩點,霍格華茲的宿舍早已燈火全滅,獨獨在邊緣處獵場看守人的木頭小屋還亮著火燭。還有躲在小木屋旁的兩名赫夫帕夫精神奕奕。

「說真的,」喻文州動動肩膀,喬了一個漂亮舒服的姿勢,順勢瞟了一眼石階小路,仍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杰希,你不餓嗎?」他回過頭看王杰希,又從書包裡面拿了一個三明治出來,「別擔心,我沒做甚麼偷雞摸狗的事情,三明治也不是過期很久從學校早餐拿的,這是我出來前去廚房自己要來的,沒偷沒搶,只是告訴他們我晚上總餓得無法讀書,一定得吃消夜才行,這也是實話吧。」

他說的理直氣壯,王杰希皺著眉頭,「我怎麼不知道你還跟廚房的小精靈們這麼交好?」雖然真的不想承認,但他確實是又餓又冷,一大塊熱三明治對他來完全是無法抵擋的誘惑。王杰希眼看喻文州又念起咒語,白花光火從他那隻比一般巫師還要幼細的魔杖發出,滋滋的聲音讓王杰希還是不覺的望外看了看。這次他倒是沒有阻止喻文州。

一直到吐司烤的金黃酥脆,不過半分鐘的時間,喻文州笑著給他遞了三明治過去。「你不知道的事還多著呢。」

王杰希不說話,逕自吃起了他的三明治,胃部被填滿的飽足感實在太舒服,此時他一點也不想耗費更多精力和喻文州鬥嘴。

夜幕寂靜,風又更大了些,王杰希拉緊了圍巾,雙目闔也不闔的盯著木頭小屋的門看,安靜待在一邊玩草的喻文州無聊到險些打了瞌睡。一直到有鞋板踩上堅硬石頭的悶聲遠遠的便驚動了草叢中的兩個人,他們等待的目標總算是來到了。

喻文州立刻從昏睡中清醒過來,身邊的赫夫帕夫手握魔杖,身子急急向前傾,手掌扶著石子光滑的那一處,微微半蹲著。還沒清晰地看見目標被黑暗隱藏起來的面貌,他的衣角便被喻文州狠戾拉住。

「嘿,王同學,」令人學生們尊敬的魔藥學教授從他們藏身的石子邊走過,喻文州屏起氣息,將身子壓得更低,對著王杰希低語,「別亂了陣腳,他來了不代表我們就應該馬上行動。」喻文州盯著教授的背影開了門,走進燈火通明的木屋裡頭,露出了淺淺的笑意。「……你說是吧?」

---

別鬧了,魔藥學教授

          「 不是帶你回去,就是留我下來。 」

一、威脅與反威脅

---

1

如果不是王杰希拒絕當級長的話,喻文州根本不需要在開學的第一天就熬夜,也不需要在開學的第二天就被早早叫起。甚至還差點錯過早餐時間。

他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熟稔的走過那些討厭的移動樓梯抵達大禮堂,第一眼便看見個頭不小的王杰希坐在餐桌的後方正拿起一個司康抹上奶油。剛剛上任的五年級級長摸摸自己胸前的發光的嶄新級長徽章,無奈地嘆了口氣,果然是件麻煩的差事,但要是他拒絕了,又有誰來當呢。繞過幾個史萊哲林正興奮聊天的的新生,喻文州坐到王杰希旁邊特別空出來的椅子上。

「早。」王杰希看了他一眼,簡短地打了招呼。喻文州禁不住地又打了一個哈欠,含糊地說,「早……我錯過了甚麼嗎?」

王杰希停下了動作,「錯過了好戲。還記的雷文克勞的蘇妹子嗎?」

「呃,和少天交往的那個?」

「對,」王杰希點點頭,「剛剛黃少天接到一封咆哮信,現在整個霍格華茲都知道雷文克勞第一知性美女恢復單身了。」

喻文州餓得幾乎狼吞虎嚥——當然優雅的多——,點心塔上的食物迅速被他給一掃而空。「這樣啊,才開學就分手,看來有人要躍躍欲試了。」這個八卦讓他的心情稍微愉悅了些,早在他們剛入學在火車上認識黃少天,後來又在三年級近一步得知他的感情生活時,喻文州便預測了今日的分手。況且也不是只有他這樣想,和葛萊芬多一起上的占卜課,教授一語道出真相時黃少天還不相信,一直反駁到下課嘴都沒停過。「其他事?」赫夫帕夫的級長喝了一點水,又繼續說。

王杰希吃飽了,手裡拿著一封信遞給喻文州。「你的信,剛剛送來的。」他阻止了喻文州要拉開信件的手,「等會上課再拆吧,早餐時間要結束了。」

「等等甚麼課,我沒記得。」

「兩堂和雷文克勞的魔藥學。」王杰希站起身來,看著喻文州忙又塞了一塊蛋糕進口中,「你好了的話,一起過去吧。」

喻文州喪氣一般地垂下頭來,「我討厭魔藥學。」

和史萊哲林一起上課已經足夠討厭了,還得在潮濕陰暗的地下室上繁複無聊並且對未來就職根本毫無用處的魔藥學。不過那也是沒辦法的事,至少葉修的課他們可以遲到半個小時,上課傳紙條,或是乾脆正大光明的聊天,只是魔藥學的期末考試總是被譽為霍格華茲有史以來最難搞的考試,完全是不聽課就百分百會被當掉的程度,一點點寬容的餘地也沒有。雖然喻文州本身的魔藥學可以說是全年級最好的了,但不免地還是對這種無聊的課程感到疲累。

好吧好吧,至少還是比更加無聊的魔法史來的好,魔法史的教授是個叫蘇沐秋的幽靈,和魔藥學教授是千年等級的好兄弟,但是沒有最難搞,只有更難搞。就算女學生們都愛死他了,還是無法避免無聊的課程內容和怎麼考都考不過的期末考試。

王杰希坐在喻文州旁邊, 在筆記本上寫了一行字,「話說,從昨天在火車上就沒看到你,晚上也沒有,今天早上怎麼還這麼慢,不會是睡過頭吧?」

要是可以睡過頭就好了,推辭級長先生。

「還不是你害的,級長這麻煩事落到我身上。」

以王杰希的話來說,會做級長的要不是榮譽感責任心強,就是傻,或是兩者皆是。喻文州還真的責任心強,還傻到接下這職位。

王杰希沙沙的寫,「你挺適合的。」

就知道偷笑。喻文州心裡抱怨的厲害,王杰希,從以前就知道欺負他。

「早上去處理事情了,去年那個被史萊哲林幽靈纏著的新生你知不知道?」

「史萊哲林的幽靈?你說君莫笑,和許博遠?」

「完全正確,」喻文州點點頭,「這會又來了,一早把我叫去處理。」

「那不是史萊哲林的幽靈嗎,你去處理做甚麼?」王杰希一臉不解,甚至沒有發現到已經關注到他們兩個身上的教授的眼睛。

「許博遠是我們學院的啊。」喻文州無奈搖頭,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攪和這件事的,「最糟的是,因為對方是幽靈,我還不能扣史萊哲林的分數。」

王杰希講筆放下來,合上了筆記本,訕訕的說,「真是夠了。」

「真是夠了。」

喻文州也跟著。

「……喻文州!」葉修手裡的菸斗指向他,至於在這之前都說了些什麼,被點到名的人心不在焉,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真的一點兒也不曉得,「好的,這個問題就交給赫夫帕夫的資優生來答吧。」

教授揚起了散發著寒氣的笑容,發現他胸前閃亮亮的徽章,「哇,這會兒你還成了級長啊,真是恭喜。」

喻文州嘆了一口重重的氣站起身來,迫使自己盡量面帶微笑。今天真不是他的日子。

2

值得慶幸的是,即便是身為最討人厭的史萊哲林學院的學院長以及最討人厭的魔藥學科目授課教授,葉修這人本身是沒那麼討人厭。在喻文州答不出來任何問題的狀況下也是一分未扣,連懲罰都沒有,最多就是拿他消遣消遣,對其他臉皮薄些的學生可能還有點用,不過對喻文州的話,沒准他還會以禮相還。

除了早上那些光怪陸離的風波外,今天倒是沒有其他值得說上一翻的大事,他和王杰希在吃過晚餐後便走進級長專用盥洗室準備洗澡,兩人都是第一次進入,喻文州今年正正是能夠成為級長的年級,而王杰希在今年正式成為赫夫帕夫的魁地奇隊長。

「認真的?這地方就是那些學長姐們用的地方?」喻文州才走進去就倒吸了一口氣,實在是和一般學生使用的設備天差地遠,「會不會太奢侈了。」他小心翼翼輕手輕腳,迫不急待地在出水處前將衣服褪下。

王杰希不發一語,據他的魁地奇學長講,這地方還有能夠使用不同香精洗澡的功能,他開開關關好幾個出水口,此時喻文州早已雙腳泡入池中,緩慢地發出低細的滿足音。王杰希不敢轉過頭望他,畢竟這個人現在大概是毫無防備的一絲不掛。

「看來級長還是有點好處的,」喻文州一點一點將身子浸入水中,在適應了水溫以後浮浮沉沉的到王杰希腳邊繞來繞去,「杰希,你不下來啊?」

聞言,王杰希才停止試探功能的行為,入下水來。

水溫有些太燙了,蒸的兩人面頰發紅,血管舒張。安靜了一會兒,喻文州游到王杰希身邊,忽然地說,「話說啊,我今天中午把信給拆了。」

王杰希看都不看他,低頭假裝玩指甲,就怕喻文州發現他發紅的耳根子,「寫的甚麼?」他漫不經心地問道。

「匿名寫來的,說希望我調查一件事。」他動動脖子,伸手搭過王杰希的肩,「說除了我已經走投無路了。」

「又是麻煩事……所以是要調查些甚麼?」

喻文州聳聳肩膀,說,「據說是趁著不注意的時候被拍了不雅照,然後對方寫信來威脅了,一張照片二十加隆,都不知道還拍了多少。」他頓了一頓,「值得注意的是,這個來信威脅的人是個我們都很熟悉的人,我今天還被他點名。」

「魔藥學教授,葉修啊?」王杰希兩隻眼睜得一樣大,滿臉狐疑,喻文州卻是無可奈何地眨眨眼睛,又笑了起來,「我就覺得那個猥瑣的老頭有那裡不對,我想一想,反正事情挺有趣的,查一查不礙事。」

「喻文州,你別衝動,別瞎混奇怪的事情裡去。」王杰希不解,反手抓住喻文州肩膀大力搖了搖,喻文州被窯的腦袋前後點著,「再說了,史萊哲林學院長的事情又關我們赫夫帕夫什麼是啊?」

「來信給我的是個赫夫帕夫的學生啊,他說他在去年就有被騷擾過了,只是沒有那麼嚴重,當時的級長不理會他,他也就不再說話,現在有了新的級長,兇手還變本加厲,他當然會來求助,」喻文州搔搔下巴,「而且,不覺得還挺奇聞軼事的嗎,值得一看,就算不是為了那個匿名寫信給我的赫夫帕夫為了八卦也能看看,說不定到時候還能賺賺預言家日報的稿費。」

純血巫師出生並且家財萬貫一個月零用金花不完的人根本不缺這點錢吧,王杰希心裡思考著讓喻文州放棄追究這件事情的方法,隨手摸上池邊的地板,一摸便是喻文州留在那裏的衣物。藍色的內褲……他皺起了眉頭,迅速縮回了手指。

「對了,杰希,你那個叫做方甚麼的……」

「方士謙。」他佯裝沒事的轉過頭,迅速答道。

「對對,方士謙,你那個叫方士謙的室友,畢業了吧,」蒸氣使的喻文州的臉愈加的模糊,王杰希額角冒出了細細密密的汗水,「你新的室友是誰啊?」

王杰希想了一下對方的名字,「高英傑,是個一年級的新生。」

「那我明天去跟他聊聊吧,你覺得如何。」

「是也,可以…… 」王杰希猶豫了一下,「你還想住我這兒啊?」

「不行嗎,這樣也必較方便啊,還是你覺得分開比較好?」

「沒什麼。」

喻文州真的覺得王杰希今天不太對勁,便不再搭理他,準備起身去擦身子,手還沒碰到牆邊,便一把給王杰希先拉了走。移動不便水中就算有再敏捷的身子都難逃禁錮,王杰希拉著他的手,拉近他身子,迫使喻文州盯著自己,卻又一句話也不說。

若不是在這蒸氣滿室的浴池,王杰希又怎麼會沒發現喻文州直線上升的體溫。

「做咩?」喻文州一臉無辜。

「我想,」王杰希神情認真了起來,是讓喻文州害怕的那種。這樣的表情他見過幾次,大多不是和他吵架,就是要談感情。但是喻文州不喜歡談感情,對他來說,維持現況是最好決定,但對王杰希而言,卻不是。

喻文州歪過頭,試圖讓僵硬的氣氛緩和一些,但是顯然的,王杰希並不領此情。他討厭人這麼不清不楚,可對方又偏是喻文州。

「我們以後還是不要一起進入這裡比較好。」他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正常,「畢竟,你知道的,又不是周澤楷和江波濤。」

喻文州知道王杰希的意思,葛來分多的級長與魁地奇隊長,和他們一樣。只是那對可是甜到連教授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也毫不避諱的情侶。

「又沒有人說只有他們可以這樣做。」喻文州反駁,企圖掙開王杰希的手。「你今天一直言行古怪就是因為這個?」

「文州,你明知道我喜歡你。」

「……我也,沒有不喜歡你啊。」

王杰希知道自己爭不過喻文州,便不再說話,看起來今天也不會得出個甚麼結果。實際上是,他根本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會得到他要的答案。他不懂喻文州,不懂他的思考模式,他們是能夠擁抱,甚至允許接吻的對象,喻文州曾說,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為所欲為,他曾說過王杰希是重要的人,但是不承認他們的關係。

他說,為甚麼一定要交往呢,那不是挺無趣的嗎。

王杰希掩不住眼裡的失落,一直到喻文州衣服都穿好了,才回過神來。

「喂,史上最強的魁地奇隊長,」喻文州站在王杰希前面,把自己包裹得滴水不露,笑著望他。

「你明天晚上要不要跟我去做點好玩的事?」

3

於是王杰希現在和喻文州蹲在木屋的窗邊,一面等喻文州拍照,一面和他閒話家常。其實調查似乎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累,只不過他仍然不知道喻文州為甚麼會知道這個時候葉修和屋子的主人魏琛會在這個時間碰面,也不知道喻文州是如何得知這件事,更不知道將他們碰面的狀況拍下來會對整件事情有任何益處。

「有時候啊,我在想,」王杰希看了看喻文州手上的相機,「你該不會是分錯學院了吧,總覺得你應該是史萊哲林才對,再怎麼不濟也應該是雷文克勞,怎麼會是赫夫帕夫。」

「這你得去問那頂老帽子了,不過據我爸說,我們全家都是赫夫帕夫,可能是因為這樣吧。」

「但黃少天,他說他家全家都雷文克勞,就他一個葛來分多。」

「所以叫你去問帽子嘛,」喻文州注意到了魏琛那把木椅上的東西,他似乎在哪里見過,現在一時之間卻不記得了,「話說你家花生,我上次又看到他在吃紙了,我還以為是甚麼廢紙,結果硬是從他口中搶走,發現是你的暑假作業。」

王杰希差點叫出聲來,「難怪我想說它怎麼變成那鬼樣,害我還重寫了一份。」

「你該管管你家花生了,哪有貓吃紙的。」喻文州說著就發現他們的魔藥學教授站起身來,拿了他那件大衣準備離開,兩人趕緊壓低身子躲在樹叢中,目視著葉修與魏琛告別。

偷偷摸摸溜回宿舍的過程還挺順利,除了在樓梯間遇上他們學院的幽靈索克薩爾以外一個生人都沒碰上,甚至沒有人發現他們離開宿舍不知道跑哪去。

「我從以前就知道他們會在半夜偷偷在木屋製作武器。」總算躺上床的喻文州說。

「武器?」

「恩,只是我知道的線索還很少,今天這樣至少可以拿來當作一向把柄,威脅威脅魏前輩,如果他不肯幫助我們,就只好賭一賭,直接拿去威脅葉教授。」

喻文州在床上翻看著相機裡的照片,心想是時候該去跟那位鑰匙管理員套套交情了。

评论 ( 6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