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賤蟲] 舊事

  
檀木香味的沐浴乳,確認。乾淨且清爽瀟灑的睡衣,確認。薄荷味的完美笑容,確認。還有始終極具吸引力的精壯肌肉,非常好。時間?晚上十一點,絕對適合做愛的長夜。以及這個月以來忙到不可開交、家財萬貫且擁有一整個私人公司大廈的名人總裁Parker先生,此時此刻正躺在Deadpool那狹小雜亂但絕對不失格調的單人床上,不能再更好了。最後,當然啦,而那些奇怪口味的潤滑劑絕對是他的最愛,不可或缺,從來都放在衣櫥第二個抽屜裡。

完美、完美完美。麻煩又充滿血腥犯罪氣息的大案子在昨天總算是告一段落,顯而易見的,領到薪水的今天當然是個縱慾的好時機。他的總裁小男友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和他講不到三句話——講過的話其中有兩句是‵現在不方便,在忙′,另外半句話則是在意外遇見他時露出愧疚與抱歉的笑容,同樣忙碌並且能夠理解他的Wade Wilson姑且將那當作是一句道歉。

蒸氣氤氳的浴室還飄散著廉價的人工香精味道,肚子裡的晚餐是大半個連鎖披薩店的披薩與其味道濃重的番茄醬,雖然缺乏了一點酒精,雖然一切都不是那麼順心,可今天他心情好的不得了,當然,屏除那些永無止盡的頭疼。

「就是這麼討人喜歡,對吧,是吧,沒錯吧,親愛的Dealpool,人人愛的eadpool,嗚呼。」Wade Wilson深深吸了一口空氣中還未消散的白色煙霧,真是不比刺鼻的煙硝味,平凡的可怕,但就是惱人的生活,「好了好了,洗香香的時間結束,」他轉動門把,用盡全力打開了門,朝著床上的身子怪吼怪叫。

「搭拉,性愛時間,噢,我愛性愛時間,我愛!」

 
--
 

做了一段好夢的蜘蛛俠早上起床發現自己佔著整張單人床,而他的戀人,昨晚應該要與他有段美好時光的那位僱傭兵,正蜷著高大的身子縮在空間狹小的床邊的地板,不僅手腳無法伸直,初秋的氣溫也足夠冷死他。盡可能地不發出聲音,Peter猶豫著該不該在這時候將Wade喚起來,畢竟現在才只是早上五點,太陽都才剛剛升上地平線,總裁Parker的生理時鐘確實應該在這時候讓自己清醒,可他知道沒有任務的時候他的戀人喜歡把自己睡到幾乎昏迷。

首先釐清一下,昨天晚上,在他等待Wade出浴室以前,他做了甚麼?「睡著了,還睡得不省人事,」懊惱的Peter敲敲自己的腦袋,他答應過Wade甚麼?在幾天之前,可能還不到三天前,他才剛用他最鄭重的語氣和眼神答應他被冷落許久的男朋友,「陪他一個晚上,想做甚麼都行。」想起這些事情讓他的心情又更加糟糕,他搞砸了他們的夜晚,「我答應過他,我想我又得在答應他一些事情才能安下心來,否則我要被愧疚的暴風雨給捲走了。」

Peter小心翼翼地從床上伸手摸摸四處,沒找到,最後在床頭櫃前摸到了他那隻昂貴的手機。打給他的秘書,應該的,他該這麼做。然後請一整天的假期。在忙碌的一整個月後,給自己放一天的假也不為過吧,更何況在這個月當中公司的經濟危機有了點起色,而對他的另一個身分,蜘蛛俠,而言,也有點好消息,至少有三個大惡棍被他送入監獄。

在他打過電話,還在說服自己這個決定是正確的時,躺在地上的男人似乎是被冷醒了,Peter這時才發覺那扇半開的窗戶。怪不得蓋著這席雖不慎柔軟但其實挺暖和的被子還是覺得冷的發抖。他用腳蹭了蹭被單,還是暖的,便丟下去給Wade。

「這他媽的是甚麼鬼東西……嘿,小蜘蛛的味道,這是我的被子嗎?」死侍小聲的嘟囊,抓著那襲床單嗅了好久,直到Peter開始覺得不太好,「我該讓你時常睡我的床,我能睡地板的,真的,我習慣了這些堅硬無比的東西。」即便在半夢半醒之間都能清晰的動嘴,Peter懷疑他究竟是在說盟話還是在對他講話。

「Wade,」撩了把頭髮,Peter下床穿上自己那雙毛茸茸的死侍拖鞋——自然是他那位自戀的情人在某年冬天為他準備的,〝別那麼樣子看,DeadPool那些想給我生孩子的粉絲一抓一大把,你很幸運,這拖鞋還是我自己做的。〞他還記的當時僱傭兵說的那些話。

Peter搖搖地上的人,「醒了沒醒?」

僱傭兵睜著一隻眼睛看他,忍住想湊上去給他一個早安吻的衝動,畢竟他[們都還沒刷牙。「現在醒著,你走後我就又會是個睡著的死人啦。」

Peter動了一下眉毛,「呃,聽著,我很抱歉昨晚的事,我太累了,睡著了,」他停頓了一下,並且發現Wade正在看他,「我的錯,所以我請了一天假,你還能再睡會,好嗎?」

「我看看……」翻了個身,Wade Wilson才忽然驚覺。

「等,等等,一天假?」

「……呃,對?」

--

美好的一天假,讚美天神的一天假,他不信神,但他現在正用他混亂的腦袋思考著所有讚美的形容詞以及接著他們應該要去做些甚麼。

一杯咖啡?不,不,那不是超級英雄應該做的事情。那麼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蜘蛛俠一起去打擊犯罪?拜託,這可是難得的一天假。好了好了,他想她知道他們應該做甚麼了。Wade Wilson拉著Peter的手指頭咬了咬,後者正坐在他床上玩著手機裡的消除小遊戲,被自家戀人給弄煩了,使著力想抽回手來。

「別咬我,你該停停你的嘴了,」Peter按下了遊戲的暫停鍵去看他,身材高大的僱傭兵一臉無辜的放開了他,縮在狹小空間的樣子很是奇怪,Peter忍不住挪了挪他的小屁股,給Wade留出一個空間。「嘿,坐嗎?」

多嘴的僱傭兵攤手,搖了搖頭,「聽著,sweetheart,我們不能就這麼待在這地方過一整天,別跟我說你不打算動你那副可愛的小身體,我是說,嘿,你可是蜘蛛俠,我們該出去,像個正常人一樣過一天,對嗎?」他站起身來伸展筋骨,深長的手指險些撞壞脆弱的天花板,頭上的住戶敲敲地板發出了警告的聲響,(〝我的錯——〞身高體長的男人提高了音量對他樓上的鄰居說),「我知道我們可能和正常人差地遠了,呃,可能你比較像正常的人,但你是總裁,也不太算是個正常人,總而言之……」

「停下,停下,我懂你的意思,」頭痛欲裂的蜘蛛俠制止他,「你想做點正常的事情?我告訴你一般人都做些甚麼,去個包廂拿麥克風大聲唱歌,或是去黑的看不見手指的地方看一場聲光漂亮的電影,女人可能找一間百貨,或者是街,就那麼逛一整天,但,絕對的,誰都知道,你不會喜歡那樣。」

「你是對的,但我能去喜歡他,如果跟你做那些事。」

「……我該說,真棒?那我們去唱歌,還是看電影?」

 

也許看一場電影真的是無聊透頂了——要我說的話,他們殺人的速度都還沒有我快!你懂得!——但能然是比去唱歌來的好一些,他和Peter在包廂裡待了兩個小時,起初還認真地唱了幾首,從高中起就因變聲的晚而被迫以女聲和音的Peter理所當然地唱了熟悉的女part,興高采烈的Wade調戲了他幾句,但半個小時後見過大場面無數的英雄們就開始有點喪失信心了,唱歌真不是他們的遊戲,也許Peter還適合一些,但Wade而言簡直是粗茶淡飯的東西。缺了甚麼?

缺了那些堅硬火熱的東西,槍口!子彈!嘿,那是他的最愛,可不是?

於是又去看了電影,就在距離帕克工業不遠的地方,Peter說那是他的地盤,他熟悉的很。

「電影遠隨時隨地都是這麼多人的嗎,他們簡直比來看我的打鬥秀還要興奮快樂。」穿著長袖連帽衣的僱傭兵死命抓著Peter的手,又或是Peter死命抓著他。他可以感到這天可能就要被他自己給毀掉,因為那些折磨人的疼痛又無止盡的來了,還有那些聲音,他讓自己盡量正常一些,和他自己說的一樣,像那些正常情侶。

企業總裁知道發現他的異狀。他們可能會因此而吵架,例如該看甚麼電影,或是爆米花應該吃甜的還是鹹的。他知道真的是時候該結束這些荒謬的事情了,他該把他開始無胡思亂想爭辯不休的情人帶回家去,然後給他做點甚麼,熱牛奶或是巧克力,通常失控的惡棍英雄都會和著吞下去,然後抱著他甚麼也不做,但那也很好,總比今天提出的這些意見來的好。

「該回家去了吧?」Peter將頭底在他肩骨上,小聲地說。

被牽住的僱傭兵點點頭,狠狠緊閉自己的嘴巴。

   

   
 

他懷念拿在手上的刀柄,還有係在腰間的子彈匣,或是那雙堅挺的靴子。他的生活充滿不可言喻的東西,但習慣了以後卻也忍受不了那些平凡。他沒有想過救人,也沒有想過拯救自己,卻意識到自己可能正在被拯救。

無力的感覺簡直像是當年他極力阻止剛剛成年的Peter去那些骯髒的場所把自己喝得爛醉就為了一場失戀,或說背叛,至少對於從未好好活過人生的Wade Wilson而言那根本只是操蛋生活的一部份,可他的小朋友卻拼命甩開地的手,他不大吼大叫,也沒有哭,甚至只是一句話也不說的直直向前走去,在深夜冷清的大街。

「嘿,嘿,聽我說,你這樣的小傢伙會被人撿去灌醉姦殺的,——雖然我很愛那樣的劇情——,但不是你應該要經歷的。」從欄杆上跳下來脫下面罩的男人試圖對他講道哩,他知道這個人之所以對他那麼重要的原因,可他還不願意向那位還過於天真的小朋友坦白,「就算你不在乎也該想想你的梅嬸,或是想想那些愛你的人,你不能碰任何不乾淨的東西。」

他現在真的後悔自己認識了一個太過純淨的靈魂,當這個正義感太強、太善良的孩子正在改變他的同時,他也正在改變這個人。

「我不會被灌醉姦殺,記得嗎,我是個超級英雄,他們逃不過我的蜘蛛絲。」Peter不懂這個家伙纏著他的原因,不過就是在幾次打擊犯罪時碰上,幫了幾次小忙,一起送了幾個壞蛋進監獄,合做了幾次,好吧,可能不是只有幾次,但是他還是不覺得他和Wilson先生有熟到能夠管各自的私事,至少他就不會去管Deadpool的。

「你以為你在喝醉的時候也能準確發送你的蛛絲嗎,蠢蛛網腦袋。」Wade對他指指點點,用他比年輕男孩要見狀許多的肌肉胳膊牽制住他,「你該回去了,小蜘蛛。」

「首先,我並不小,」他反抗。

「我想不到你可能是大的原因,不過你還在長,潛力無窮。」

「嘿,你給我閉嘴,」Peter感受到了冷風的吹拂而瑟瑟發抖,可聲音的堅定卻沒有絲毫改變,「第二,我要做甚麼你管不著,別逼我跟你打架。」

「認真的?孩子,你知道你打不贏我。」Wade的眉毛不住的挑動,忍住放聲大笑的衝動,就算是這個蛛網頭也不再是當時初生之犢的新手了,論許多打鬥技巧,絕對還是稍有欠缺。

「我說,閉嘴!」Peter吼他。

多嘴的僱傭兵攤手,「每個死在我手下的傢伙都這麼跟我說過,但你知道的,Deadpool永遠不能停止講話!他不能停止抱怨這個世界的那些爛事,還有那些噁心的嘴臉,你永遠不能叫他閉嘴。」

「夠了,你到底想怎樣!」

「呃……」他從他與自己的對話當中逃脫出來,總算想起他們在這鬼地方大吵大鬧的原因,吵嘴是他最愛的事情之一!尤其是和他最愛的超級英雄吵嘴!但是眼下蜘蛛小鬼的表情可不像是願意繼續跟他瞎扯下去,他在不說些甚麼有建設性的東西,Peter Parker就要掉頭走人了。

「我只是想,」Wilson聳聳肩,比了一個看上去酷炫屌炸天的手勢,當然就是那個蛛網頭最愛的手勢啦,同時還很搖滾,「要不要來一點Deadpool心靈輔導教育?你可能很需要,失戀?嗯?」

「不,真的不需要,拜託不要。」

    

     

一直到把傷心欲絕,或可能傷心欲絕,的小蜘蛛帶到自己租的那個小公寓房間,Wade都還在懷疑他這麼做的原因。真是操他媽的棒透了,他自己都把自己過的一團糟,居然想把他那套鬼爛人生生存道理拿來安慰還只是剛剛成年的小孩?連他都覺得可笑諷刺。

說說他的人生原則吧,他唯一還活著的原因只有他那逆天的自癒因子,既然死不了,還有甚麼比活著這件事更糟的嗎?沒有!所以管他媽的這個世界去死,他Wade Wison有甚麼他想做卻不能做的?沒有!太好了!而且他的粉絲都愛他,人生還是有點不錯的事。

好像像他這樣混遭無比的傢伙總是會被那些漂亮的東西給吸引,因為自己永遠無法擁有那些美好,雖然他也從來沒有奢望過自己要擁有哪些東西。Peter可能不會是在他要死的時候有所留戀的事情,可絕對是他活著時不想毀掉的。

「恩……Deadpool?」年輕的臉蛋出現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幾乎是在他眼前不到幾英寸,嚇了他一跳,「我想我好多了,能使用你的浴室嗎?我不喜歡身上到處都黏黏的。」

「在Deadpool的世界裡沒有甚麼不行的!」Wade乾笑幾聲,「嘿,webhead,你真的知道我的名字嗎?Wade Wilson,記在心裡,給我默念十遍。」

「唔,好……Wilson先生?」

「Wade。」

Peter古怪的皺起了眉頭,「好的,Wade?」

  
    
  

洗過澡後的年輕人睡得很香,連一個翻身都沒有,頭髮也沒吹乾,睫毛上還掛著重重的大水珠。Wade自己清理好自己走出浴室後看見的便是那一番景象,漂亮的孩子在他的床上縮成一個小球,清秀的臉蛋一半埋在他前天才剛洗過的枕頭裡,輕微的呼吸。

「真是……亂七八糟,對,亂七八糟。」他用毛巾擦了擦臉,隨手一丟,丟到一邊的椅子上,「這小傢伙也快二十歲了吧?他那位女朋友叫什麼?Mary?Gwen?還是什麼管他的,反正都是正常女孩,過正常日子。」

也該放他回到他那些本應正常的生活裏頭去了吧?雖說蜘蛛俠的生活也正常不到哪裡去,但總歸是比酒精與嗑藥,一旦不順心就嗨整天到變成一灘爛泥的生活正常。他也該厭煩那個自以為是其實根本爛透了的幽默,還有成天扮演正義使者嚴厲制止他殺人的蛛網了。反正再過不久他可能就會開始唾棄現在的自己究竟都在做些什麼,當個褓姆嗎?別笑死人了。

「嘿,spidey,別睡在我這,你自己家裡大去睡你家吧?噢,我都忘記你可能比我還窮,但至少你房間有乾淨海報和夢想吧?時間不算太晚,自己盪回去,還能順便來個夜巡,友好鄰居蜘蛛俠最愛替他的市民們巡邏了,不是嗎?」他把Peter遙醒,青年睜著一隻眼睛茫然地看他,Wade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給拉起身來,「起來,穿上你的衣服,然後回去,在那之前如果能把頭髮擦乾最好了,你不會想感冒的……算了,你感冒了也不關我的事。」

平時同樣多嘴的英雄此時只是楞楞地望著前方,而後又高高仰著頭看天花板,大概還沒清醒過來。當Wade試圖又要說些什麼,音都還沒發出來便被床上的小朋友反手抓住手腕,嘩啦一下壓到床下。該死,這小傢伙還挺有力?反應也很快,還很……很好看。

估計是被當陌生人制服在床上的Wilson先生卻是笑了起來,Peter眼裡沒有聚焦,他沒睡醒。

被挑起興趣的僱傭兵微微起身便往他漂亮的孩子嘴邊落下一吻,接著抓回了主導權,把這個惹人憐愛卻又麻煩的小蜘蛛給壓在牆上熱吻。對方似乎壓根兒不會換氣,被搞的氣喘吁吁,面頰紅了一陣。Wade手指大力的抓著他手腕,深深陷入他白皙的皮膚,在那裡留下一圈紅痕。而Peter在那雙宛若冰冷深海的瞳孔深入他的以前,精確而緩慢的合上了眼皮。

    
     

接著是粗糙又暴躁的性愛。

這不是Wade典型喜歡的做愛方式但是誰管他,就連舌頭都火辣辣的熱了起來,無論進入的人還是被進入而哭泣的,明明都痛得要死,卻一點停頓也沒有的做下去。就算是經驗充足的僱傭兵也沒有辦法完全掌控局面。

櫃子上的東西因為大力撞擊而嘩啦嘩啦的落到地板上,他在與Peter接吻的同時嘗到了鐵銹的味道,對方因為吃痛而狠命咬著嘴唇,Wade騰出了一隻手出來讓他咬著。

整件事情出乎意料,絕不是Wade事先設計好的,突如其來,他自己也招架不住。

在滾燙的液體被重重灌滿青年的體內,Wade不住的低喘,看見Peter向他伸出手,又對他說了什麼。

月色流淌進來,在他的男孩眼角綻放出細小光芒。

然後他就知道,他一時半會,是逃脫不了這個惡夢了。

     

   

現在想起來,豈止是一時半會,這麼幾年過去都給耗費在這個蜘蛛孩子身上……而現在也不能再稱他孩子,畢竟Peter已經是個總裁,擁有著帕克企業。不再窮困,不再難熬,也不再是脆弱的人。

多年未換的電視機發出嗡嗡的雜音,Wade走過去大力敲了幾下,力道控制得不好連同地板都轟轟作響,「我的錯——」他提高音量向他的鄰居道歉,又一次。Peter笑了起來半躺在椅子上看新聞。

「其實我覺得,在家裡什麼事也不做才是最平凡的生活。」總裁先生懶洋洋地說,關注著電視上對於超級英雄的特寫報導,史塔克先生又到哪去旅遊了嗎?他大口深吸了氧氣,直起身子。

Wade還在處理那台年久失修的電視,「這樣很好,是很好,不過我們是超級英雄,當然還是應該去做點什麼啦,例如把那些販毒的混帳解肢,或是把那些吞錢的爛人炸死。」

「不行!我們是超級英雄,我們不殺人,記得嗎?」Peter動了動眉毛。

「嘿,冷靜,冷靜,webhead,我知道,我只是講講而已行嗎?」他雙手舉了起來,像是投降那樣的姿勢,「……噢,可能還做了幾次,但除非他們朝我丟炸彈,或是嘲笑我的低級笑話——那其實很高級,一般人是聽不懂的——,否則我不會殺他們。真的。」

「總而言之,」Peter用最快的速度套上他的紅色制服,手上將那個蜘蛛頭套拋上空去又精確的接住,「我現在要去外面巡視看看,要跟來的話就得聽我的,我們不殺人,懂?」

Wade走過去,接過了他可愛戀人的蜘蛛頭套,緩慢的替他套上。而後在套了一半的漂亮臉蛋前看了一會,湊過去親親他的嘴唇。

「當然啦,」他看見Peter好看的嘴角彎了起來,語氣都沾染上了繾綣的氣息,「我懂的。」

Fin

雖然是小小的、小小的
但是在不做點什麼我真的要死掉了嗚嗚嗚QQAQQ

感受著萌官配的幸福
我愛太太們 我愛官方爸爸 愛RR愛陶比加菲小荷蘭

謝謝世界我好幸福QQQQQQQQ

评论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