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 除了套路,還是套路 (1)

1  蛋包飯

   

「嗯嗯,嗯嗯,」男人上下打量他,笑眼爛漫,「感覺很不錯呢。」

大片陽光從落地窗落到厚重的深紅地毯上,喻文州半邊的臉被打的反光,嘴邊是一點睫毛細細的陰影。他手指敲著緩頓的節奏,在素白的紙面上。

王杰希不知所措的調整坐姿,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雖然這裡目前是連清掃人員都滿了,不過給你叔叔報個人情,還是得讓你來上班才行,你叫什麼?喔,王杰希啊,真是……有趣的名字。」他捏捏眉心,樣子還是很隨性:「既然都沒有空缺,不是去IT部門打打雜,就只能留在這啦。」

王杰希盯著這個即將成為他老闆的人看,還有他桌上那個不斷因太陽能而搖著手的招財貓。總覺得,那雙眼睛有點像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早起床的緣故,王杰希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忍著打哈欠的衝動。畢竟是正是面試,還是得拿出幹勁來才行,雖說喻文州似乎始終沒有問他任何正式的問題。

「其實我雖是老了,可也不是真的很需要秘書這樣的人,再說這個職位怎麼看都是讓女生做比較適合……」他歪著頭頓了好久,「你還不錯啦,就直接開始上班吧,有任何問題嗎?」他問。

還搞不清楚狀況的王杰希納悶了一下,左顧右盼,「所以,就這樣?我的工作是什麼?」

「工作一,」喻文州邊說邊脫下了熨妥的西裝外套,「我說什麼就做什麼,幫我把外套掛起來吧,老人家光是起身都要考慮膝蓋呢。」

老人家?

王杰希疑惑的接過了看起來就價值不菲的外套,小心翼翼替他的老闆掛到門邊的架上。

喻文州一臉笑瞇瞇的望他,接著說:「嗯,你就站在那邊吧,否則這裡也沒有其他椅子了,」他從手邊收攏幾份資料,整齊放到眼前,「年輕人站著一會兒不礙事的,我以前年輕什麼都做過,也曾經一站就是一整天噯。」

但是王杰希怎麼看,眼前這位「年輕」得志的公司大老闆,再怎麼樣應該都不過二十歲……倚老賣老也就算了,這回只要是位子坐大了都能賣老了嗎?

而且這傢伙……他是說,他的老闆,還挺愛碎念的啊。

    
   
  

「嗯?你說老大啊,是有點神秘,不過他的神秘還在可接受範圍,誰叫他是個好人,而且臉又長的漂亮呢。」同事甲如是說,順帶一提,是個23歲的女同事。

「你要問老大?是個大好人,我從來沒有看他生氣過呢。」同事乙的回答。據說是公司資深員工。

「喔,老大,年輕有為,敦睦和善,是值得敬仰的人。」同事丙推著他的清掃用具緩慢地走過去。

王杰希覺得自己不需要再問下去了,身為一個第一天來公司上班,明明是秘書卻一天下來只做過兩件事的員工,這間公司雖然有點不對勁,可薪水算一算,是給得很厚道了。

他在公司食堂待了一會,草草結束午餐後,出公司去給喻文州買蛋包飯。

「記得,是在路口轉角玻璃三角窗那間的,只有那間的食材我吃的下去,其他的你買回來我都不會吃。」離開辦公室前喻文州把他叫到跟前叮嚀了一番,「像我這樣的老人家身體不如你們年輕人了,要是再去吃些垃圾食物,很快就會吃壞身體的。」

待喻文州嘮叨完畢都過了老半天,王杰希走出辦公室才重重嘆了一口氣出來。這種在忍讓老人家的感覺是怎麼一回事?他突然升起了到地下室去給IT部門打雜的想法,究竟是那樣比較難以忍受還是跟老人一起工作比較難以忍受呢。

買了老闆要的蛋包飯——除了價格讓人驚嚇以外看上去與一般的蛋包飯並無二異——,吃過午餐的王杰希站在一邊看喻文州吃飯,所幸這位老人家行動似乎都挺正常的,大概是心思老沉……不,大概只是心理年齡老化的太快。

王杰希不發一語盯著窗外看,不時有禽鳥掠過,除了冷氣運轉的聲音外,只剩兩人輕微的吐息。他偶爾看一下喻文州,這人吃飯的速度慢到不可思議,每一口都咬上三分鐘,而且嘮叨的聲音在吃飯時完全不響一聲。

桌上的餐盒裡吃了一半的蛋包飯米粒微微焦黃,與外皮皺摺的綠色豆子和胡蘿蔔丁零落已空的另一半盒內,煎得漂亮金黃的蛋鋪在炒飯上,沾上了一點細微的橙黃蛋汁。

看上去就很不錯啊……飯粒香軟,煎蛋滑嫩。王杰希吞了吞口水,移開了視線。

「午餐,還好嗎?」望著窗外,從四十幾層高的樓看城市遠景,他試圖打破沉默,開始覺得無聊了。

「……」喻文州一面咀嚼一面轉頭看他,盯著他看,蛋包飯的香氣直衝王杰希。

過了好久,待他吞下那口飯後,才緩慢地說:「吃東西的時候不可以說話。」

接著便又埋頭一點一點的吃起那份午餐,王杰希在後方偷笑了好一陣,覺得其實還挺有趣的。

「老闆,你知道你知道員工們私底下都叫你老大嗎?」

「……」咀嚼。

「他們都說,從來沒有看過你生氣,是真的嗎?」

「……」喻文州瞪他。

「似乎還有不少女職員暗戀你。」

「……」他的老闆眉頭都皺起來了。

王杰希就這麼自己一個人玩得開心,直到喻文州吃完午餐。儘管他使這個人煩了,可喻文州還是沒有生氣,又說了一遍:「吃飯的時候不可以說話,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懂規矩。」

  
    

「……所以說,午餐好吃嗎?」王杰希心情好了起來,愉悅的站在辦公桌椅邊替喻文州收拾桌面,「老闆堅持好食材的話,怎麼不自己煮呢?」

喻文州呵呵笑了起來,「本來是希望有個媳婦兒替我打理的,可這麼多年來身體也差了,只好自己一個人繼續下去了,外面買的東西雖然還是比自己家裡做差一些,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如我所述,其實有不少女職員都暗暗著喜歡你,老闆的條件這麼好,怎麼不找個好女人呢?」

「像我這樣的老人家,哪還有年輕女孩要啊?」喻文州似也不太在意,只笑一笑說,「早習慣自己打理一切了,你這個秘書,其實也不太需要,總給你沒事找事做我也挺累的。」

「不瞞你說,」王杰希思考了一會,「其實我炊事做得不錯。」

喻文州好久才反應過來,恍然的說:「你想給我帶飯是不是?」

王杰希點點頭,「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哎呦,那還真是麻煩了,」他露出整齊漂亮的牙齒,想了一下說,「噯,你現在是在外頭租房子嗎?」

「是的。」

「那不如退了,來我這住吧?」喻文州笑容誠懇,眼神真誠,「你叔叔可真欠我一大筆人情啊,不只給你找工作,還供吃供住呀。」

「咦?」
  

於是王杰希將喻文州那輛舒適卻昂貴的高級黑色轎車開回了喻文州家——完全可以用豪宅來形容的級別,清幽人靜,後院廣闊,花卉爭妍。他小心翼翼不敢碰傷任何一點屬於喻文州的東西。

他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嗎?王杰希替喻文州開門時不禁這麼想,而望著對方笑吟吟的走進家門時,他忽然覺得,他的老闆怎麼好像有點惹人憐愛。

   

   

评论 ( 1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