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喻蓝】都普勒效應(番外)

毫無關聯的番外打上篇名這樣真的好嗎……


cp喻蓝,私设成山,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小心避雷

和正文毫無關聯的「我就只是想要甜」大私心,姑娘們慎入,並請不要抱期待



番外 一

 

毫无意义的一件小事

 

    天冷的许博远提着一点包囊,裹着喻文州送他的那件大衣站在俱乐部门口打车都要打哆嗦,年假来了,他母亲难得的给他打了电话问她今年回不回家,他想想似乎也没别的事就理所当然地答应了。今年在外读书的一个堂弟也会回来,他估想着应该是母亲那边忙不过来所以才会叫上他。

    过个年当然就是忙碌的,除了扫除以及准备除夕夜外,还要联络亲戚,多少人回来多少人不回来都要计算得清清楚楚。

    几天前他才问过喻文州今年年假怎么过,喻文州说,和平常一样过。黄少天似乎要回家,听说今年战队里没剩几个人。

    堂弟是除夕那天的下午到的,读大四了,带了一个女孩子回来,家里人乐呵呵的忙给他出主意,说是安排明年年中结个婚好让他们抱个孙,一说起来又扯到许博远身上,身为家中孩子年纪最长者,到现在却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长辈们半是责备半是惋惜,许博远刚跟他们打哈哈混过去,回头就接了一通喻文州给他打的电话,除夕夜团圆餐这才正开始准备,他就赶忙跑去阳台边接。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软,似乎还迷迷糊糊的,许博远愣了愣,喻文州这是打错电话了?

    「不,我不是……」他揉了揉眉心。

    「少天,你还在G市的话,帮我买个感冒药来好不……」

    「但是我不是……」许博远还想解释,可喻文州听起来有点累,大概就是感冒了,他左思右想,自己也没有黄少天的电话,也不可能由他转达。最后只好将错就错,干脆代替黄少天去帮喻文州买盒感冒药,送去他家。

    药局离家近,但喻文州家离家就远了,他一边想着等会儿是打车过去还是做公交车,一边急急忙忙地走回客厅。母亲刚接着一道菜下去,让人端到大餐桌,许博远就溜到她身边去。

   「我出门一下,一会儿回来。」他说,母亲停下动作皱着眉转头看他,「去干甚么?」

    「一个朋友感冒,自己一个人住家里,我给他买个感冒药去。」

    「快去快回,年夜饭赶回来吃阿。」

    许博远慌忙答应,抓着钱包手机和大衣就出门,走路去给喻文州买药,去了几家店都没开,好不容易找了一家小药局,买了盒广告上时常见到,甚至还有赞助战队的一个感冒药牌子,看看时间也不早,他狠下心花大钱叫了车去喻文州家。

    街道冷清,落叶在柏油路上被风翻飞着吹走的声音清晰又聒噪,从药局到喻文州家不用十五分钟,他提着一个小塑料袋站在门口按电铃,想起第一次来到这地方时的不好回忆,说起来,这还是在那之后他头一次回到这里。

    电铃响过后的几分钟,他才终于等到喻文州慢悠悠的打开门,一身厚重的布料--那东西看起来像是一团棉被--从头裹到脚趾头,半睁着眼帘,靠在门框上奋力抬起头望他。嘴唇冻的几乎是毫无血色,许博远被他吓了一跳。

    「许……」喻文州偏过头,带着浓浓的鼻音说,「你怎么来了?」

    「感冒药。」

    许博远将手中的塑料袋提到喻文州眼前,喻文州显然吃了一惊,不过那也是很多时间的事,他看起来实在是太虚弱了。

    「怎么会是你……?」

    「因为你打错电话了。」

    许博远没奈何的说。风从门缝间隙灌入,冷的他直打哆嗦,喻文州摇摇晃晃的动了动身子,一个没站稳就往许博远身上倒,头昏脑胀的挂在他肩上。许博远惊的赶紧撑住喻文州,走进家中将们带上。

    「好烫……」他手指碰到喻文州脸颊的同时不禁又缩了回来,「你发烧的很严重。」他将手掌复在喻文州额头处,体温高的异常,无法想象这之前喻文州的体温还是低于一般人的。

    喻文州闷闷地哼了几声,「冷。」

    「因为你发烧了阿,」许博远看着他身上那团棉被,看来人在意识模糊的时候真的甚么事都做得出来,包括裹着棉被去应门铃,包括打电话给黄少天可以打错打给他--然而他并不知道其实他的手机号和黄少天竟只差了最后一个数字。

    「你先回床上,我给你倒水吃药。」

    「……」

    喻文州毫无反应。「好吧,谁叫你是大神。」许博远叹口气,真怕他走着回房走到一半突然就倒下去,于是只好先扶着喻文州回床上,自己再到厨房弄水。

    等他拿着一杯热开水回来时,喻文州已经在床上缩成一团,还在发抖,许博远先逼着他起来吃药,再从橱柜中拿了另一条厚被子出来给喻文州。

    「你先睡,一会儿流汗就好了。」许博远说。

    他看了看时间,早就已经过了吃饭,可现在在这也是进退两难,他答应要回去吃年夜饭,可又不放心喻文州自己一个人。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给黄少天打个电话让他接手,毕竟喻文州本来就是请黄少天帮忙。

    他自己的手机没有黄少天手机号,但喻文州的肯定就有了吧。

    「大神,手机。」他蹲在床边,喻文州艰难的张了眼,轻声说,「……柜子上。」

    「哪个柜子?」

    「左边。」

    许博远绕过床去看见喻文州的手机正躺在一个五斗柜上方,他拿了下来,划开手机屏幕发现还设了密码。

    「大神,密码。」

    「唔……」喻文州想起身,「我自己来吧?」

    「没关系你别动,我来就好。」

    「好吧。」喻文州躺了回去,转头看看许博远,许久才闭着眼说,「0706。」

    「喔,好,谢谢。」许博远在通讯簿的接口翻了好久才终于找到黄少天的手机号,一连打了三通都没人接,他还正想着要不要在想想其他方法时,黄少天就回了电话过来,一接起通话就是一连串的队长,讲了好久才终于想起应该要让对方讲讲话了。

    「呃……我不是你们队长,」许博远支支吾吾地说,这本不是重点的,不过和黄少天解释他究竟是谁似乎对黄少天而言很重要,「那你是谁,为甚么用队长的手机阿?」黄少天的声音都警界起来。

    「说来话长。」许博远抹抹脸,简直欲哭无泪,「队长他发烧,很严重,要你来照顾他。」他诚实以告。

    「可我已经回家了,不在G市啊……」他讲了一大堆的前因后果,总而言之就是不再G市,帮不上忙,又着急得发慌,还说要现在坐飞机回来,许博远赶紧说不用了,也不过就是年夜饭嘛,让他留下来也无妨。

    讲了好久黄少天终于安下心来许博远才松口气,但挂上电话后想想,自己不仅目的没达到,还和黄少天讲了一堆废话。

    喻文州似乎已经睡着了。睡得不是很安稳,时不时地抽着鼻子,鼻塞挺严重。许博远又站在床边静静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最后才缓缓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母亲打电话。他就从桌底下拉了一张椅子到床边坐下,想着自己还没吃晚餐,不知道喻文州吃过没有,又怕他饿得没力气对抗病魔,又不忍心叫醒他。

    他肚子饿就先去楼下便利商店买了碗泡面吃,喻文州差不多睡了有三个小时多,后来大概是鼻塞塞的严重,就被弄醒了,精神状况是比之前好上一些,看见许博远还在旁边就起身想要坐起来。

    「你怎么还在?」他裹着棉被坐在床上,又忍不住打喷嚏。

    「怕你一个人生病要是有突发状况怎么办。」

    「就个小感冒,也死不了,你不是要回家过年吗?」

    「打了电话说不回去了。」许博远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去摸喻文州的额角,被喻文州喃声说了声冰,想躲开。

    「还是好烫啊,感冒药是不是没有效,」许博远站起来看了看时间,「要不带你去医院吧,总觉得不太安心。」

    「这种感冒多休息几天就行了。」喻文州朝他笑了笑,看起来还是虚弱无力,「你真的不回家?」喻文州又问。

    「不回家了,反正我回不回家其实没有关系的。」

    「那你今天住这?」

    「……我可以睡地板。」许博远呆愣了几秒后说。

    「不用睡地板呀,如果你不介意有可能被我传染的话你可以睡我旁边。」

    喻文州动了动身子,将被丢到后边去的枕头放回床前,挪了个位子出来,示意许博远可以睡那边,许博远摇了摇头,就算地板太冷不好睡,他还可以趴桌上睡,总之有办法的,跟一个病人抢床他还没那么不道德。

    不过喻文州看起来并不介意分床给他。原先就半伏在床上的许博远被他抓住手腕,一稍微用点力就被拉到床上去了,喻文州还贴心地分了棉被给他。

    「一起睡,睡地板多冷。」

    「……」许博远没说话,只好顺着喻文州的意安分躺下,床挺软,他还记得第一次来到这房间时,从来不曾想,也没敢想过自己有这么一天会被拉着躺到床上。

    他看着天花板的吊灯,不发光的时候还真朴实无华。没过一会儿喻文州就带着咕哝声贴了上来,伸手揽住他的腰,将头蹭到他肩窝,整个人粘在许博远身上,许博远动也不敢动。

    「好冷。」喻文州的头发搔痒他的脖颈,哝哝地说,「借我抱一会儿。」

    许博远心里那个想吐槽,简直要泪流满面,不过最后来是没敢动一下,任由喻文州像抱个抱枕似的抱着他睡。

    喻文州的体温还是很高,许博远轻巧的侧过头去看他,这次喻文州睡的安安稳稳,鼻塞的症状似乎好多了,眼睫因吐息而轻微颤动,嘴唇干燥发白,许博远想偷偷的凑过去亲吻他。不过他没有,只是往喻文州怀里钻了钻,感受他难得温暖的身体──毕竟平时喻文州的体温都冷得令人堪忧──,静静地想笑。

    真是不敢想象要是就这样让喻文州一个人感冒过年怎么办。

    「新年快乐。」他用几近于气音的声音轻轻向喻文州说,将头埋在他胸口,甚至可以听得见心跳的地方,想起去年的除夕夜自己冒冒失失的就跑到喻文州房里去,尽管如此,他到现在都还对当时记忆犹新。深切想见一个人欲望今年倒是不需要体会。

    睡意来的很突然,他闭上眼,在喻文州怀中入睡,彷佛对一切都充满了重新再来的勇气。

 

    在醒来时已经是农历新年的出一大早了,喻文州还在睡,姿势甚至完全没有改变分毫,许博远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

    他动了动筋骨,觉得脖子酸痛发麻,本来想轻手轻脚的下床,却还是在动作的时候弄醒了喻文州,对方发觉的脱离的意图,双手环得更紧了些,把他圈在自己怀中。许博远没办法,只好乖乖躺回床上。

    「早安。」喻文州懒洋洋地说,眼睛都还没睁开。

    「不早了,你好些没?」许博远伸手要摸喻文的额头,却先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指当暖包用。喻文州的手已经恢复冰冷,看来是退了烧,除了时不时还会吸着鼻子外,他的精神及身体状况可说好极了。

    「你在让我抱一会儿就痊愈了。」

    喻文州说这话时的缱绻让许博远特别有种谈恋爱的错觉,他顿时放下浑身骨架似的松散起来,转过身去面对喻文州──全当自己正和这个人谈着恋爱──像是应付耍赖的恋人一般要推开他,喻文州笑了起来,眼神恍若冬日暖阳般缓融,凑到他耳边说,「我饿了,你要做早餐给我吃吗。」

    「……你想吃甚么?」许博远没奈何的说。

    「我、想、吃、掉、你。」

    再麻木的人都听得出喻文州语气间的挑逗,更何况是脸皮薄的许博远,一瞬间耳根都飞红了起来。

    「开甚么玩笑,你你你放开我先。」许博远试图挣脱喻文州,喻文州却得寸进尺的粘了上来。「不要以为你是大神我就不敢反抗你啊,放开。」

    「难道不是你先的吗?」喻文州呵呵了一下,笑着低头看了看许博远的身下,许博远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该死的身体还真的起了反应。

    「那是早晨都会有的正常男性生理反应。」简称晨勃,当然他没这样说出来。

    喻文州没再为难他,温柔的吻了吻他额角,也没真的占要他多少便宜,轻笑说,「你去厕所自己解决吧,回头给我煮碗粥,我只想吃清淡些。」

    许博远愣了愣,喻文州都这么说了,他只好自己走去厕所自己用手解决掉。原先都已经把心情准备好了的他顿时像个自作多情的初中小男孩一般,尽管不想承认,却还是不可抑制的感到失望。

   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告诫自己清醒些,然后脑中闪现喻文州晚上拥着他睡着的样子,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将精液全数释放在手中。

 

    喻文州说想吃粥,于是他就去给喻文州煮粥。喻文州家里的厨房像是从来不曾用过一般新,材米油盐倒是一样不少,就是锅子没几个,好在吃个粥也不用多少锅子,虽然电饭锅能完成的事因为没有电饭锅而必须自己来是稍嫌麻烦了,不过许博远并不介意。

    他开着小火慢慢煮,怕底下焦掉,喻文州不知甚么时候做完的梳洗,就凑过来看他,一会儿看无聊了就又靠上前去从后面抱住他,下颚底在他肩上,懒倦的整个人挂到他身上来,许博远差点站不稳。

    「你好沉啊。」他动了动被压制的肩,搅弄那一大锅粥的动作都别扭了起来,「这样我很难动作呀。」他为难的说。

    「那就先别动作。」

    「我不动作你就没早饭吃了。」

    「又没叫你都别动作,先别动嘛。」

    「给你十秒钟,好时间到,你该放手了。」许博远伸手去抓喻文州,却被对方稍长的指甲抓到,吃痛的马上又放了手。「你指甲好长啊,怎么不剪呢。」

    「嫌麻烦,反正不碍事。」

    「怎么不碍事,打起字来多卡,一会儿去剪一剪吧?」

    「说了麻烦。」

    「那我帮你剪总行了吧?」

    「行。」

    喻文州愉悦的弯起嘴角,又用指甲刮了刮许博远的脸颊,惹的他往一旁躲了开来。

    于是吃过了早饭后,许博远就坐在沙发上给喻文州剪指甲,喻文州不发一语静静的微笑看他,指甲剪发出喀郎喀郎的声音,许博远掌中的那几只手指头终于又是整齐干净的短指甲。

    许博远将指甲剪放回桌上,缓缓呼出一口气,喻文州从后面还住他的腰把他揽进怀中,许博远去摸他露出来的地方,体温正常,应该是不再发烧了,只是鼻涕还流。

    「好好休息应该明天就好了,说不定春假还能出门玩几天。」

    喻文州没说话,闭着眼睛靠在他身上。许博远望了望他,又忍不住想勾着嘴笑。

    「真的是,」他轻声地说,「要不是我喜欢你。」

    许博远重新握住喻文州的手,冰凉如水,和那人正温吞崭露的笑颜一样。喻文州抬眼对他微微的笑,凑上去吻了吻他。

    「那还真是谢谢你喜欢我喽。」


Fin

 

番外 二

 

毫无关联的平行时空

 

    许博远第一次知道同人这个词是从喻文州口中听见,喻文州给他解释了半天他才终于听懂这东西。而他第一次接触有关同人的一些网站平台则是在得知有喻黄这么一个couple──恩,说专业点,就是cp──之后的事,他头一次知道原来女性粉丝看待世界的观点和他们有多大的不一样。

    从现实向到杀手,甚至是奇幻,通通一应俱全,简直像在看大神演电影似的。最让他惊奇的还是有些世界除了男和女外竟还有alpha、beta和omega这种神奇的性别,让他不得不佩服起粉丝们强大的想象力以及热情。

    而能够配的cp也是多到指头都数不清,许博远严重怀疑他们该不会是只要看两个男神站在一起都觉得幸福。有些文章里虚实交错,许博远看多了都要分不清真假,好像真有其事,却又觉得那儿怪怪的。

    于是他时不时的就给喻文州发消息问问题。

    「粉丝说黄少天喜欢你,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喻文州回消息回的很快,「假的,少天有女朋友了。」

    等等,他是不是听见了甚么天大的八卦……

    「那,粉丝说叶神和你交往十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假的,叶神为荣耀女神单身十年了。」

    喔,是这样啊……?

    「那,粉丝说王杰希从的三赛季开始暗恋你,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假的,实际上是第五赛季。」

    咦,所以暗恋是真的吗!?

    「那,粉丝说枪王大大和你谈了三年恋爱,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假的,小周和小江在一起三年了。」

    欸……一点都不隐瞒吗?

    许博远不禁盯着手机屏幕擦了擦冷汗,怎么觉得越问得到的消息量就越大,都快要超出负荷了。

    「不问了?」

    喻文州见他许久没有反应,先行发了问,许博远敲了起个字,「恩,不问了,都假的。」喻文州随后给了他一个标准的微笑图释当作回复。

    然而几天后他又再一次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除了各种cp文外,他发现还有一种男神x你的文。他嗷嗷嗷的吃了好几篇,心情大好,立刻给喻文州发消息问。

    「大神大神,粉丝说你喜欢我,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次时间隔的久了一些,「你看哪个粉丝说的?」

    许博远又马上发了其中一篇刚看完的链结给喻文州,喻文州看完后又先是传了他一个标准的微笑图释,然后打了几个字给他。

    「呵呵,真的。」

fin

--------------------------------------------------------------------

完全只是為了寫甜而甜的番外,

證實我就是寫微甜被當虐,灑糖又太膩orz

不會製糖的可悲。恩。


评论 ( 18 )
热度 ( 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