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再说 (一发完)

--


    喻文州手指无意识的抓着纸张磨蹭,G市的七月无风,闷热的他时不时走神,白纸黑字在眼前飘忽而过,眼睛是看过去了,却是一个字的意思都没收下,直到王杰希见他没反应,伸手抽走他手中的资料,他才回过神去看王杰希,眼神是很清明。

    「我觉得这个不错,你觉得呢?」王杰希知道他根本没看,故意去问,喻文州也没恼怒,笑笑耸肩,「你说好就好,我没意见。」几句话带过去,他最擅长的含糊其辞。

   王杰希没辙,拿着资料让他一起看,第一页写的是满满的这房子的优点,翻了第二页则是房子的结构图,倒是画的精致又富丽堂皇的样子,喻文州眼睛一亮有些动心。

  「这是不是不错啊。」他搔了搔自己干燥的嘴唇,伸手去拿桌上的杯水喝,王杰希没回话,又继续翻页。

   第三页介绍房子内部构造,喻文州没兴趣,王杰希倒是看了好一会儿,第四页就谈钱,以一栋建在郊区附近的透天屋来看价钱也不算坑人,都还在两人能接受的范围。

   王杰希抬起头,对上对桌业务一脸笑盈盈,手边又是一份资料要递上来,喻文州底下不动声色的用脚踩了王杰希一下,伸手却是去接过那份资料。王杰希大概理解了意思,一把抽走喻文州手上的纸张,站起身。

   一会儿王杰希坐在车上驾驶座,喻文州就在副驾驶继续翻看着那些资料,冷气开到最强,王杰希车停在路边停车格打着双黄。喻文州一认真起来就安静地不得了,打定主意要让王杰希自个儿无聊,连哼声都不吭,就算是王杰希整个人粘上他肩颈也都无动于衷,大有平时场上冷静琢磨的样子,王杰希一下子不服了,总要找个话题讲讲才行,不然他是要在自己车上睡着。

   「你刚才是为甚么就不继续了,我看着就挺好,那业务人也不错呀?」王杰希探头就问,喻文州还在看着那份最后递上来的数据,有模有样地思考着,谁知道是不是又分神了。

   「我看着也是挺好,只是一栋比一栋更贵,再这样下去不买又不是,要买嘛,我们又买不起,当然喊停呀,」喻文州微微侧过头,一愣正巧和王杰希只差了几厘米的距离,忍不住就凑上去吻了吻,又说,「就这三栋考虑考虑怎么样?」

   「好,都好。」王杰希心情大好,手指碰了碰喻文州眼尾,看着对方弯起眉睫笑了起来,特别暖融。他落下一吻在喻文州额上,伸手接过那三份房子的资料准备好好研究。

 

   今年初那会儿的年假放了一个礼拜,王杰希没回家,跑G市来了,就他自己的话是说就像那候鸟总要找个温暖的南方过冬嘛,喻文州听见时给了他一个无奈的眼神,这解释有讲和没讲差不了多少,王杰希还礼貌地问了喻文州有没有推荐旅店住几晚,喻文州想都没想把他带回自己家,正合王杰希的意。

   其实王杰希就是一时兴起,放假前两天和喻文州通了电话,他说北京今年比去年又冷了点儿,又说喻文州生日要到了想买条新围巾给他当生日礼物。

   喻文州笑了几声说他那边还用不着围围巾呢,不信你来看看……,后来他觉得自己非得去G市看看不可,于是当晚立刻订了机票要飞,但这时候哪里定的到机票,折腾了几天还是靠着俱乐部内部弄到张火车票磕磕碰碰的过去了,想都没想过去了以后到底要干嘛。

   几天前喻文州还说着这天气用不着围巾,但来到车站接他时他还是看见喻文州一个人站在车门前浑身包的严严实实,那条围巾绕在颈子上都要遮住半张脸,脸上还因寒冷而泛着红,笑着给他招了招手的样子竟有些可爱。

   喻文州是不喜欢人说他可爱的,本来嘛,一个身高都要一百八的大男人被说可爱谁都要委他抱不平,但王杰希偏偏特别喜欢说,倒不是为了和他唱反调,只是每次看见他脑中冒出的形容词也就这么几个,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可爱最适合。再说了,可爱对他来说可是最高级的形容词。

   「不是还说用不着,嗯?」

   王杰希伸手去拉他身上那条针织围巾,将留在肩上多余的部分又继续遶到喻文州头上,直到最后都只剩一双眼睛望着他王杰希才弯腰笑了出来。喻文州那样子就像只冰淇淋,围巾还是白色的。

   喻文州不搭理他,径自将围巾好好地放下了,坐进驾驶座,说,「上车,在玩我不管你了。」

   王杰希坐进副驾驶,喻文州的车里大概是放了香包,还飘着一点桧木的味道,闻着纾压。座位干净整洁,也不知道是过年刚清理过还是平时就这个样子。王杰希宁可相信是后者。

   喻文州一上车就开暖气,王杰希脱了大衣就丢车后座,过年期间街上车多,他们也是停停等等了几个小时才终于回到家。

   喻文州家不是很大,不过对一个人住是足够了,毕竟喻文州也不是时常回来这里,屋里家具也少,王杰希站在窗台边看,等着喻文州拿钥匙开门。

   「你又养仙人掌?」他左看右看,发现窗台边的盆栽比他上次来时又多了一株小仙人掌,形状奇葩却挺可爱,窗台倒是一直都干干净净,他知道喻文州有养植物的习惯。

   据喻文州说,植物是一种有趣的生命体,你看着他觉得可爱,不仅心情好,还会觉得心旷神怡,而且几乎只要偶尔给他们浇浇水他们就能活得好好的,枯了还有明年春天,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多好。

   王杰希那时问他为甚么不干脆养宠物,你看猫是不是挺好,长的可爱又干净,冬天还能当棉被取暖,喻文州说那多麻烦,还是养植物好,也可爱也干净,不用替他们为食物吃喂水喝,或是带他们去散步陪他们玩,除了冬天不能取暖外哪一样比猫差,取暖我还有暖包用呢。

   于是王杰希说,以后他们退休养老要养只猫,喻文州说以后他们住一间房子要养盆花。他们自己照顾自己的,不抢也不吵,多好。

   「系呀,上次在路边看见就买了一株回来放。」喻文州开了门说,王杰希跟着他进屋,灯还没开喻文州就先去开了暖气。

   「不是很多盆花儿了吗,又买仙人掌做甚么?」

   「防小人。」他说。

   「你还需要防小人?」

   「难道防大人啊,那这样你要出去啊我可不欢迎大人。」喻文州说着,也不是真的要赶他出去,王杰希知道他指的是他的身高。也只不过高个几公分,哪里叫大人了。

   「文州,」王杰希坐在沙发上,认真地望着他一会儿,像是整个天的星星都要落到他眼中一样,喻文州于是也收起玩笑,认真回望他。「我还没吃晚餐,饿了。」王杰希如是说。

   喻文州跟上了他的脑回路,只好笑笑问,「那你吃甚么,叫外卖?」

   「你不是会做吗,你做甚么我就吃甚么。」

   「会做是一回事,但没食材又是一回事。」喻文州开了空荡荡的冰箱让王杰希看看,里头只有一盒没用完的蛋,还剩两个,不知道甚么时候的了大概都要过期,还有几瓶饮料,可乐雪碧那种气泡饮料,铝罐装。王杰希叹了一口气。

   巧夫难为无米之炊,有道是说。于是无米的两人只好叫外卖来吃,街上塞车严重,外卖也等了几个小时,等他们真的吃到食已经可以称之为宵夜了,一餐丰盛的宵夜,王杰希想想都觉得累,他又累又饿。

   吃完了以后喻文州让王杰希先去洗澡,热水有限,先洗的才有福利,喻文州自己就躺在床上舒服得差点睡着,要不是王杰希出来后趁着水气还热也窝进床铺还贴在他身上,他大概就要一觉到天亮了。

   只是王杰希这一爬上床就忍不住要干材烈火烧个没完,倒不在意料之外,喻文州本来就有这打算,王杰希自己也是。

   情事稍歇之时,王杰希就腾出自己一只手臂给喻文州缠着,他气还喘,呼哝呼哝的鼻音听起来就有些嘤咛,喻文州微微阖着眼,眼睫因鼻息而颤动,王杰希又凑上去吻了吻他,将他滑到脸颊边的发梢拨开,温柔细心的拥住他。

   「去洗洗?」他问,喻文州张了眼看他,动也没动。「热水你刚洗掉了,没法洗。」他又往王杰希肩颈处钻了钻,一手环住他腰。

   「那明早洗?」

   「起得来的话,你看看现在几点?」

   王杰希在黑暗中努力辨识挂在墙上的时钟显示,喔,已经要四点了,要不是冬天太阳起的慢,这会儿大概都要清晨了。「那反正睡醒洗,总行了吧?」

   「都行。」喻文州说着,任由王杰希一下一下的挑弄着他头发,沉默了一会儿后,王杰希又突然对他说,「以后要真的退役了,我们就去看房子,两个人住一起,你说怎么样?」

   喻文州轻笑了起来,笑得悱恻缱绻,静静窝在王杰希怀里。

    「都行,都行。」他说。

 

    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个人处一起的时候甚么都能聊,就是不聊荣耀,不聊职业联赛,不聊微草也不聊蓝雨,甚至连队里的人队里的事都很少谈起,这样保持着两世仇队队长身分也是和和平平处了五年之多,比起说他们心知肚明不能谈起荣耀的部分,也许更倾向于他们见面时就会放下其他事情,毫无杂念的和对方相处,避而不谈只不过是正巧罢了。

    但这样讲谁相信,喻文州可精明,甚至比王杰希还要懂是非,毕竟在训练营时以及刚出道时他就是这样被训练出来的,冷眼观望大众的舆论,对事明明看得透彻说起话来却是含糊其辞,对这王杰希也是亲身感受过,次数还不少。

    他宁可相信喻文州就是故意避着不说,这才是他的风格,拿他没奈何也好,反正说不说也没有碍到他,两个人就这样自然而然的相处起来也是很神奇,他还听黄少天说过,这个队长啊,你要是想得多了就会觉得他这个人怎么这么心脏,但他其实就是特别坦然,想得太多反而误解他意思,干脆想都不要想,反正他也不会害到你。王杰希在真正熟识了喻文州后,每天都深刻体会着这件事。

    他们唯一聊起有关职业联赛的时候大概只有在讲赛程,两个人琢磨着该怎么分配时间见个面,除了这个外,还有一次,在这个赛季要进入季后赛前,蓝雨主场打微草的最后一场常规赛,王杰希在比赛打完后和喻文州去吃了顿饭。

    他就抓个空档说了,他觉得自己手不行了,也许是该退役了。喻文州也不意外,在年初王杰希提议退役后要去看房子搬来和他一起住时,他就大概知道王杰希已经在做准备了。说话那时虽然讲得特别缠绵,就像一时兴起的甜言蜜语,但王杰希却是认真的想过了很久,这些喻文州自己都一清二楚。

    「之前不是还对着粉丝说着要在战十年的吗,这么快就要走了啊?」喻文州调侃他说,王杰希耸耸肩,没放在心上。

    「没办法,状态下滑,队里的新生代已经都可以接任重职了,这样下去也只是在拖时间。」

    「不打算留在微草?」

    「你要是来B市我还有可能会留吧,但退役就退役了,留着好像自己依恋不舍一样。」

    「那不是事实吗。」喻文州笑了起来。

    「是事实,但那简直就像让俱乐部养我一样。」

    「那来蓝雨我养你呀?」

    「我养你还差不多。」王杰希伸着筷子夹了一片肉到喻文州碗里,意思意思的养他。喻文州还在笑。

    「那你打算夏休期宣布?」

    「恩,至少季后赛要打完。」

    「宣布后就直接来找我?」

    「嗯,找个时间去看房子吧,买套不错的透天,以后你就回家住,别住蓝雨宿舍了。」

    「那怎么行。」

    「行的嘛,不然一个礼拜回来两天也行,你忍心看我一个看家?」

    喻文州没说话,伸手去拉王杰希的手放到脸旁,又吻了吻他指尖,静静地微笑。

    于是他们现在坐在王杰希的车上看房子的数据,冷气强到喻文州觉得鼻腔干燥,差点打了个喷嚏,被王杰希蹭着抱住。

    「你选好没?」喻文州看了他一眼说,王杰希倒是对这种事思考周虑,从最直观的价钱和房子本身外,甚至还会去想到更多相关,像是未来这块地的地价啦,或是这地段未来的发展啦。对这喻文州就一点概念也没有了,就像王杰希对做菜一窍不通一样。

    一会儿王杰希舒展眉目,说,「选好了。」他将三份资料整理收拢起来,放到车后座去。

    「第几?」

    「我看第二栋不错。」

    「恩,我也喜欢第二栋。」

    「你说真的?」

    王杰希看他,用手搔了搔他脸颊。喻文州笑了起来。

    「恩,真的。」

 

    有人是这么说的,谈恋爱就像是两个人共用一颗心,王杰希忽然觉得这道理居然特别真切。

 

--

 

    王杰希搬到G市住以后每天工作就是打扫家里,替喻文州洗衣服,给他那些盆栽浇水,偶尔无聊就学做菜,打游戏刷微博追剧集看电影,能想到的休闲娱乐他都做了,有时外出去晃晃,或是去跑个步运运动,到了喻文州结束一天的训练之后再开车去接他。

    喻文州说,黄少天大概也就再撑一个赛季,接下来小卢是个重要的接任,而他自己嘛,希望还能在撑个三年。王杰希那时就抓着他的手,说,你想再撑几年都不是问题,反正我等,等你退了役,就一起去别的国家玩玩。喻文州点点头,说要去英国,王杰希说去意大利,喻文州就说好,去玩英国再去意大利,王杰希没再说,弯着眉眼笑了起来。

    这样的生活可能还要在过上三年,但是王杰希都不埋怨了,喻文州出甚么主义都不是,想想维持现状也没有甚么不好,那栋房又舒适又干净,每天回家还挺不错。

    「候鸟长居南方的感觉怎么样?」刚搬进屋里时喻文州这么调侃他说,王杰希闷闷地笑,回说挺好。

 

    时间不早了,在许多店家陆陆续续拉上铁门,而年轻族群开始三三两两出没在街角之际,王杰希将车停在蓝雨俱乐部附近的停车格中,给喻文州发短信说他到了,没过几分钟就见到喻文州从俱乐部大门走出来,一脸神清气爽的左顾右看,王杰希从车里出来,在马路边朝他招了招手。

    尽管已经入秋,天气却还是闷闷的热,王杰希只穿着短袖上衣站在车前,车子是挺名贵的牌子,沉稳的黑色,当时他们一起去买的,王杰希自己觉得太老沉了,喻文州倒是觉得和王杰希很适合。

    车子的性能好,喻文州最喜欢他的暖气,又舒服又安静,虽然到现在都还没机会用到,不过也快了。也快要冬天了。

    喻文州小跑步过了马路,从副驾驶座进去。「今天比较冷你还穿短袖。」他拉了拉王杰希的袖口说。王杰希发动车子,将车转回道路。

    「也还好,以前这气温我都还要嫌热。」

    「哪里热,你看看都十八度了。」

    「……也还好。」他真的去看了一眼车上的显示器,缓缓地又说。「今天怎么样?」

    「挺好,没什么事。」

    「那我告诉你件事儿,你别太惊讶。」

    「啥事?」

    「今天出门晃,看到只小猫在公园被一群野狗赌着,脖子上还有颈圈,大概是走丢的。我看着挺可怜,就把他带回家了,反正家里大,不怕没空间。」

    王杰希试探性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对方脸上表情分毫不变,笑盈盈地也回望他一眼。

    「行阿,但我不会养,你要自己养。」

    「好我自己养,反正这样我还有事可做。」

    「你给他叫甚么名字?」

    「还没取。」王杰希说,「怎么,你要取吗?」

    「我先看到它再说。」喻文州说。

 

    那只猫是只奶油色短毛猫,看见喻文州走进家中眼睛睁得大大的,一下子粘到王杰希脚边去喵了几声。

    那猫的毛发蓬松柔软,喻文州走过去要摸它几下却一直被躲开,好不容易摸到了还冷不防的被咬了一口,喻文州没辙,只好站起身,看着那只猫又蹭着王杰希的裤管窝了起来。

    「它还挺喜欢你。」喻文州笑着说,摊摊手。

    「毕竟是我捡到他的。」王杰希蹲了下去一遍一遍的摸着那猫的背,眼神似水。喻文州想,这是要差别待遇啊,王杰希对他都没这么温柔呢。

    「不不不,我看还是别养了。」喻文州又笑说,坐到沙发上去,王杰希一脸疑惑。

    「为甚么,就因为他不理你?」

    「你到时候整天顾猫……」

    王杰希把猫抱到自己腿上,坐到喻文州旁边,说,「你还不是整天顾盆栽。」

    「我可没有整天。」

    「那我也不会整天,这样行了吧。」王杰希凑过去吻了吻他,喻文州心情大好,「好吧。」他说。

    后来他们就叫那只猫奶油,因为他奶油色的。在王杰希好几次为了要给他洗澡而折腾了老半天后,它反而变得比较喜欢喻文州,因为喻文州不会管它,只会陪它玩,苦差事都是王杰希在做,却也没听它半句怨言。王杰希还自嘲说真像是一个爸一个妈,总要有个人扮黑脸,另一个陪他玩。

    之后只要有人问起王杰希,喻文州都会刻意说上这件事,王杰希特别爱猫。

    黄少天现在知道了王杰希在喻文州家里当管家似的,还揶揄他说简直像个家庭主夫,洗衣服还兼煮饭的,要是家里在多个小孩都可以叫全职奶爸了,喻文州说家里有只猫叫奶油,真要说的话他还当奶油是他孩子呢。

    可不是,天天在家照顾猫,和天天在家照顾孩子有甚么差,给猫洗个澡还要三催四请,像极了宠孩子又忍不住管他的老爸。

    黄少天一下子又说,王杰希天天来接他,是不要其他人活了是不是,两个人甚么时候在一起的他都还不知道,怎么一下子王杰希退了役就轰轰烈烈爆发出来,连预兆都不带的……,喻文州笑笑没说话,自己也在想他们两个人到底甚么时候在一起的,回了家问王杰希,王杰希自己也不知道。

    想来想去,他们根本就没有确认关系,不外乎黄少天觉得奇怪。不要说公开了,连他们自己内部都没清楚讲明过。

 

    第八赛季的夏休期,喻文州提着一点行囊,飞去B市找王杰希,事前也不讲一声,到了机场后给王杰希打电话时王杰希才知道这件事。喻文州说他原本要订旅店,但是旅店没房间,只好麻烦他。王杰希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不是真的,但事实是怎样他也没想过,反正就这样了,夏休家里也挺空,多一个人他并不是很介意。

    「喻队怎么来了?」王杰希开车来接,B市塞车塞的严重,喻文州到的时候正巧是下班的交通高峰。「黄少天没来?」

    「你很希望他来么?」

    「不,他还是别来的好,我可不希望我家一天到晚都是他的声音。」

    「也没那么夸张啦。」喻文州坐在后座说,王杰希副驾驶座东西太多,他实在坐不进去,没有想到王杰希还是个挺随意的人。「突然来会不会给你添麻烦?」他想了一想后又问。

    都来了也给他打电话了才说给他添麻烦,好个先斩后奏。王杰希嘆氣,倒也不计较这个,耸了耸肩说,「不会。」

    「你说真的?」

    「反正我夏休也没什么事。」

    这句话倒是真的,他除了打游戏追剧集外其实也在想他究竟还能做甚么,微博他也不常刷,为了解闷他甚至去书店晃过,想说要买本不错的小说当作消遣,最后挑来挑去选了哈利波特来看,红遍世界的总是有点保障。谁知道他对翻译小说那种描述方式接受不能,翻了几章就决定放弃。

    现在那本哈利波特被丢在书柜一隅,偶尔真的无事可做时才会去看上几页。

    王杰希的房子格局很不错,就是有些杂乱,王杰希自己是说这叫做乱中有序,还叫喻文州甚么东西都别乱碰,要是随便整理了他可能还会找不到他要找的东西。喻文州忙应是,隔天趁着王杰希去看看俱乐部时将整间房大概整理了遍,王杰希一回来本还想生气的,看见喻文州一脸无辜又抱歉的样子顿时就没气了。

    干干净净也没什么不好,喻文州是很厉害,就算是整理过后他想找的东西还是一目了然,望着整齐的家他恍然有种刚搬进这里的错觉。

 

    没人知道喻文州夏休就住在王杰希家里,就连黄少天都不知道,黄少天早在夏休一开始就直飞国外,带着他女朋友,微博天天刷风景美食,和女友的合照就发群里,叶修还揶揄他这样也能交到女朋友,黄少天反驳说外面想给他生猴子的姑娘一群一群咧。

    喻文州躺在王杰希床上刷群,王杰希在一边自己用笔电看电影。不一会儿喻文州就爬到王杰希身上去,手上手机还开着相机功能。

    「杰希拍照不?」

    王杰希还没来的及反应,只是望了喻文州一眼,那一瞬间就被喻文州给按快门拍下来了。王杰希探头去看照片,自己刚抬眼那时表情特别蠢,喻文州忍不住的就笑出来。

    「拍照干啥呢?」王杰希皱着眉头问,要求喻文州删掉那张照,喻文州不理他。「拍照发群里。」他回。

    「发群干嘛?」

    「群里大家都在发自己的近况呀,少天还发他和女友的照片,我想我们也该来发一张。」

    「蠢死了,你别发。」

    「有甚么关系。」

    王杰希一把抢过喻文州手机,作势要删掉照片,「你要发我就删掉。」喻文州没办法只好答应他,拿回手机后又就着王杰希看影片时认真的样子拍了几张,王杰希压根儿不想管他,不一会儿喻文州就又到他身边去跟着他看电影。

    「你看甚么?」

    「老片子了。」

    「有没有别的?」

    「没有。」

    「好呗。」喻文州躺回去,没再说话。王杰希将窗口关掉阖上了笔电,静静地躺在喻文州旁边,沉默了一阵。

    安安静静的时候两个人心思反而特别清澈,甚么也没想。王杰希眼神瞟了喻文州一眼,伸手去拉住他指头,又被喻文州反握住,一松一阖,十指交叉紧扣。

    「你还没回答你到底为甚么来。」王杰希傭慵懒懒地说,半闭着眼帘。

    「……」喻文州将王杰希的手拉到自己胸口,非笑似笑,「答案很长,你自己去想。」他缓缓说。

    王杰希微不可觉得叹了一口气,得,又是一个含糊其辞的答案,喻文州最擅长。夏季的尾巴招摇晃过,刚下过雷阵雨的空气潮湿还带点柏油的味,王杰希就这样和喻文州平平淡淡度过了夏休的最后几天,谁也没有再提到那天两人几乎要擦枪走火的事,王杰希自己心知肚明喻文州的意思,只是他没敢那么自作多情的以为。

    归队的前一个礼拜,王杰希开车载喻文州去机场,新的一赛季开始,喻文州最后也只说了一句加油,以此和王杰希作为道别,王杰希点点头,目送他走进机场,心里还在想那个很长的答案。

 

    「我就特别想知道,你那时到底在想甚么。」晚上要睡觉的时候王杰希翻了个身,盯着喻文州看,好久才突然的问出一句。喻文州还没听懂他在说甚么,恩恩哼哼的应了一声,是有点想睡的意思。

    王杰希见他又抢过棉被自己盖,发现落地窗竟没关好,于是起身垫着脚尖去关窗,背对着喻文州又问了一次,喻文州还是没听懂,就问,「哪时候啊?」他转过头去看王杰希,而王杰希就站在窗边,背景是深邃的夜和满天的星。

    「就是某次夏休你突然跑去B市找我那一次,别跟我说你忘了。」

    「我忘了。」喻文州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

    「我才不信。」王杰希站在床边应是要把人给拉起来,喻文州没办法,只好坐起身,抬头看他。「你那时候叫我自己想,我想了有五年,该告诉我答案了吧?」他看见喻文州又微笑起来,月色落在他嘴边,王杰希伸手去碰了碰。

    「先说你怎么想。」

    喻文州抓住他伸过来的手,放到脸上蹭了蹭。王杰希没说话,眼神摇曳闪烁了一下,低头凑上去就这样在整夜的星空下吻住喻文州,喻文州一下子措手不及,只好任由王杰希在他嘴边啃啃咬咬。过了一会儿,王杰希放开他笑说,「和我想的一样?」

    风声都要静止,喻文州的眼神有了一瞬的辽阔与干净,低头微笑。

    他轻柔的拥住王杰希,说,「是,和你想的一样。」

 

fin

-------------------------------------------------------------------

寫作低潮過渡期寫甚麼都不是,只好魯一點小東西

順便證實還是王喻真愛粉無誤+

评论 ( 10 )
热度 ( 1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