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百日污喻-73】【王喻】没关系的 (一发完)

-

 

喻文州绝不是你以为的那种新好男人。

他不会做菜,不会打扫房间,不会洗衣服。简单来说就是,喻文州根本不会做家务。

幸好王杰希是个新好男人,他会做菜,会打扫房间,会洗衣服,甚至会督促恋人好好收拾自己的东西。

这其实这是件累人的事,但谁让王杰希就是对这个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可以为喻文州每天做菜,可以帮他打扫房间,也可以为他洗衣服。但当他终于病走不下床的时候,喻文州就得自己来了。

「王杰希你发烧了。」喻文州拿着耳温枪说,神情担忧。

床上的人高高的盖着棉被,只露出一双有气无力的眼睛看他,又咳了几声。

「谁叫你昨天出门不带外套。」

喻文州带点责备意思地说。不带外套的后果就是,原先的感冒只会更加严重,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王杰希还是没说话,眨了眨眼,吸起了鼻子。

喻文州抽了张卫生纸递给他。

「好像还有药,我去给你倒水吧。」他无奈地说,从房间走出去。

 

王杰希病了,病的还不轻。

头疼、晕眩、发烧、无力、流鼻水、打喷嚏……该来的大概都来了,就差没有恶心呕吐。

也幸好没有恶心呕吐,不然该让喻文州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处理。

今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周一。

基本上大多数的时候,喻文州还是要去上班,他是公司的小职员,每天八点打卡,迟到请假都要扣薪水。

但王杰希是做网络拍卖的,买空卖空,只要坐在计算机桌前就能赚钱。

于是平时就待在家中的王杰希负责家务似乎也是理所当然,偶尔还替喻文州照顾盆栽,或是外出购物。

他自己没有甚么怨言,喻文州也乐得清闲。

但他现在却只能躺在床上忍受鼻塞的痛苦,还要让他去做家务实在太残忍了。

喻文州说,不然我请假吧。

王杰希马上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说,请假要扣钱的。

喻文州又说,反正我们也不缺这点钱不是?

王杰希想了一想,确实也是不缺,虽说他和喻文州的工作赚到的钱都不多,但他们确实不缺钱。

几年前做职业选手的身价让他们到现在都还有闲钱能出国玩几个月。

要说为甚么还会愿意去做一个小职员或是做网络拍卖,大概就是一种老人心态了吧。

 

喻文州退役的时候王杰希已经退役三年了,住在G市和喻文州一起买的独栋房。

王杰希本来就是个家里蹲,喻文州还在为常规赛季后赛烦恼时他就已经偷偷摸摸做起了拍卖。

听说人们都要存一些私房钱以备不时之需。

这点拍卖生意赚得当然不多,也就是几百几千块钱。

喻文州发现的时候还是因为正用着王杰希的计算机一个人做复盘,不巧就看见了计算机的消息提醒。

这也没有甚么,不过就是拍卖,喻文州不懂的是为甚么要偷偷摸摸做。

王杰希自己是说,总要自己有点钱,以后要是分手了,还能自己过活。

喻文州知道他在开玩笑。

实际上王杰希只是太无聊罢了。如果少了这点事情做,他就真的不知道还能做甚么了。

尤其是在奶油去世之后。

奶油捡回来的时候年纪并不大,也好好的给他做过了全身的健康检查,诊断是说没有问题。

然而在王杰希觉得不对劲时早已回天乏术。

奶油咳得很严重,兽医说是感染了心丝虫,可以治,但是有很大的机会治不活。

原先还揣着一丝希望,想说打了药,赌一把看看能不能。

最后还是死了。

王杰希找了一天在自家后院挖了个坟给奶油埋了,也没有在生想养宠物的心。

喻文州那时就说,看吧,还是养盆栽的好,冬天凋了总还会再开,和宠物有了感情之后又怎么能承受他离开呢。

后来王杰希不养猫,找了个事做,就做了网络拍卖。

虽然知道赚的钱不多,但不这么做,他整天待在家也是无聊。

喻文州退役后去找工作也是差不多的心态,他还打趣地笑嘲笑自己真像个退休老人家,非得要做点甚么不可。

不过喻文州找工作的原因,不打算做家务还是占了不小的比分。

 

最后喻文州还是请了假,在家照顾王杰希。

他自己早起买早餐,又去阳台看了一会儿的盆栽。

王杰希醒来的时后喻文州正坐在他旁边用手机看电影,挂着耳机。手机的蓝光成了整间房唯一的光线。

他咳了几声,伸手去拉喻文州。

「伤眼睛。」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醒了?」喻文州拿掉耳机问,很快地坐起身,「好一些没有?」

王杰希想了想,说,「没有。」

「我说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挺严重的不是?」

「又不是三岁小孩,生病看医生。」

王杰希闭了眼说,用炙热的手去抓喻文州,被抓的人吓了一跳。

「好烫……」

「因为我发烧了。」他笑说。

「我当然知道,我给你去买退烧药吧?」

「不……我好饿。」

王杰希可怜兮兮的抬头看他,一下子又缩回棉被里去。

「好吧,那你要吃甚么?」喻文州无奈。

棉被里的人闷闷地笑了几声,「老实说,想吃你。」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吃你还差不多。」喻文州没好气的说。

「好吧,我可能吃点粥吧,没什么胃口。」

「那我去买。」

「不要外面的,只要白粥……」

王杰希将眼睛露出来,干巴巴的望他。

 

喻文州简直要抓狂。

除了要供应王杰希三餐白粥吃,他还奉了王杰希的命令,要去洗衣服整理房间打扫客厅,如果可以最好连厕所也扫一扫。

洗米煮饭不是他的专长,正确来说,他一窍不通。

喻文州离开房间后,王杰希可以听见厨房的乒乓声从没消停过。

简直就像战争。他想。

一会儿后喻文州垂头丧气地走了回来。

「杰希,对不起我把家里锅子摔破了。」

王杰希眨眨眼睛,看着喻文州一脸抱歉又无辜的样子,实在很没辄。

「没关系的。」他说。

又过了一会儿,喻文州走进来咬着嘴唇对他说,「杰希,对不起我把米撒出来了,要用吸尘器吸吗?」

「没关系的,你用手捡一捡还可以洗来煮。」

又过了一会儿……天知道究竟过了多久,王杰希又饿又心累。

他怀疑家里还剩下多少东西,但他更怀疑自己究竟为甚么要让喻文州进厨房。

喻文州最后一点一点看着网络上的教学煮,终于是安详了一些,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热白粥进房间,还不忘拿卫生纸和汤匙。

他坐到床边,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神情严肃。

「杰希,对不起白粥烧焦了……你就凑合着吃吧。」

王杰希坐起身,又是苦笑又是摇头,最后也只能叹气。

「我就凑合着吃吧。」他百般无奈的说,「没关系的。」

喻文州当然很过意不去,但他也是实在没办法。

洗衣服时洗衣粉加的太多导致泡泡溢出洗衣机,王杰希说没关系的。

用吸尘器吸着客厅地板的时候吸尘器的线被卡在沙发底下出不来,王杰希说,没关系的。

扫厕所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把洗洁精给打翻波的到处都是,王杰希还是说,没关系的。

喻文州懊恼的坐在沙发上赌气,天知道王杰希是不是真的和他说的一样,没关系的。

 

王杰希的生日喻文州一直记的很清楚,但从没想过要庆祝。

那次正好王杰希来找喻文州过夏休,在喻文州家的沙发上待了几个星期。

王杰希一边看着电视一边问他说,你说我这样会不会打扰你。

喻文州说不会。

王杰希想了一想,又问,你这样要是要做战术甚么的是不不方便?

喻文州同样也想了一想,笑说,没关系的。

「喔,没关系吗?」

王杰希斜着眼睛看他,喻文州正坐在计算机桌前打游戏,没戴着耳机,游戏的背景音乐和团队的语音联络都被厅的一清二楚。

喻文州抽了空档回看他。

「没关系的。」他说。

「没关系啊……」王杰希漫不经心的回。

「恩,没关系的。」

「没关系。」

「是的,没关系。」

「好,没关系。」

像是玩得起劲了,一个人一句接着一句的说,却没有人是认真在回话。

王杰希最后躺在沙发上,整个人陷进去似的,舒服地睡着了。

电视还开着,播着幼稚的亲子节目,唱唱跳跳的声音嘈杂。喻文州关掉了计算机,退出游戏。

他走到客厅去,坐到王杰希身边,轻手轻脚的拿走了他手上的遥控器。

就在喻文州关上电视的同时,身边的人睁开了眼睛,往他身上靠过去,最后用手环住了他的腰。

喻文州轻笑着回过头。

「抱歉吵醒你了。」他说。

王杰希摇了摇头,很快的在他唇上落下一吻,轻声地说,「没关系的。」

 

悠闲总是会让人忘了时间。王杰希自己恐怕是完全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了。

喻文州其实也没有准备,没有礼物,也没有甚么高级餐厅。

只是一个和平时一样呆在家里混过时间的日子。

吃过晚餐后,喻文州自己一个人跑到阳台去看盆栽,留王杰希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认真玩手机。

他看了一会儿电影,觉得没趣,又刷了一会儿群。

还是没趣。

外头的风有点大,恐怕是要下雨。

王杰希呆坐着,想起喻文州还在外头,就起身去找他。

他开了阳台的门,喻文州的背影很近,微微弯着腰靠在栏杆上。

「要下雨了吧?」

王杰希一边说,一边走过去,迎面而来的是一阵白烟。

喻文州站在外面抽烟。

他一脚支着地板,从口中吐出绵长的秽气,转头看着王杰希。

「你怎么也出来了?」

「无聊。」他耸耸肩说。

「果然宅的太久还是会闷的。」

喻文州打趣道,将手中的烟又放到嘴边吸了一口。

「让我也来一口。」王杰希伸手接过那支烟,说。

「恩,没关系的。」他笑说。

「没关系。」

「……没关系。」

喻文州又笑了起来。歪头看王杰希抽烟。

「你再说一次。」

「没关系。」

「恩,没关系。」

王杰希忍不住凑上去吻他,吻了一口烟味儿。

被偷袭的人窃窃的笑,弯着眼睛,眉目清晰舒畅。

「没关系。」他又说。

「不,你别再和我调情了。」

王杰希笑着摇了摇头,又凑过去吻他。

「这也算是调情?」

「天知道你说这话的时候有多可爱。」

他把烟在阳台边上点了点,用脚踩熄,勾着喻文州的腰吻的热烈,喻文州一边吻一边灿烂的笑着。

王杰希摸了摸他湿润冰凉的眼尾,缱绻缠绵的盯着他看。

喻文州终于说话,「今天你生日。」

「所以我们应该做点甚么吗?」他笑。

「应该做点……我们还没做过的事。」


 沒有肉卻被屏蔽了……

 走外連把OWQ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3239&tid=3156641



恐怕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王杰希从来都只会跟他说,没关系的,而喻文州也是。

不知道为甚么,这么几个字从对方口中说出来就是那么撩人。但是当然不包刮现在。

喻文州甚么也不想做。

他躺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节目,主持人和观众笑声的音效让他一点也笑不出来。

一直到王杰希发觉房外一点动静夜没有,撑着身子走了出来。

但是喻文州现在不想理他,一点也不想。

「文州你还好吧……」

王杰希自认算是非常了解喻文州的个性和习惯,通常他一动不动一语不发时,就是在赌气。

让人意外的,喻文州很小家子气,尤其是对他。

通常这种一时的赌气,倒是无伤大雅,王杰希很知道怎么应付。

之前有次,王杰希去超市买桶装冰,喻文州原本说要吃芒果口味,王杰希说好,要买一桶芒果,一桶百香果,他自己喜欢吃百香果。

结果超商在特价,同样口味买一送一。

王杰希想了又想,最后买了百香果,因为他对芒果有过敏,总不能买两桶芒果。

但是喻文州就为了这个赌气了一个礼拜。

这不是王杰希第一次体会喻文州强大的坚持力,但却是他第一次在比赛场下体会。

最后王杰希不得已,趁着喻文州睡午觉,跑去超商又买了一桶芒果的桶装冰回来,房在冰箱,这样喻文州一开冰箱就能看见。

果不其然,喻文州起床后找喝的,开了冰箱一下子笑出来。

他抱着桶装冰坐到正看着电视的王杰希身旁。

王杰希没看他,说,「喜欢?」

「喜欢。」

王杰希又问,「开心?」

「开心。」

看电视的人终于回过头,一把搂住喻文州。

「抱歉前几天对你耍恶劣。」

「没关系的。」

「恩……那么谢谢。」

王杰希吻了吻他,说,「没关系的。」

好几次的冷战危机就这样被他化解,王杰希有时候想起来,还会觉得这样的喻文州其实也很可爱。

偶尔对他赌气也没有甚么不好。

 

喻文州赌气,一定会有原因。

大部分的时候这个原因,喻文州不说,王杰希也知道。知道原因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然而这一次,王杰希真的毫无头绪。

想来想去,唯一有可能的也只有让他做一堆家务事这件事。但关于这件事,他又有甚么办法呢。

「文州,如果不想做也没有甚么关系呀。」

王杰希走过去抱抱他,喻文州还是无动于衷,自己抱着一只企鹅的绒毛玩具盘腿坐着。

那只企鹅绒毛玩具还是前年王杰希送他的,喻文州喜欢的不得了。

「我明天病好了,就可以自己弄啦,今天真的辛苦你了。」

「一天不做也没有问题的,不然你就先休息一下?」

「白粥不用麻烦了,一会儿我找找有没有店家会卖吧?」

「文州……」

王杰希垂头丧气,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甚么。

怀里的人还是不理他,甚至连动都没有动,消极抵抗。

他叹了一口气,放低了声音。

「文州,别这样,至少说说为甚么吧?」

喻文州终于动了,静静看了王杰希一会儿,说,「反正你甚么事都没关系,那我们冷战是不也没关系?」

喔,是这事啊。

王杰希觉得委屈极了,搂着喻文州的么,干巴巴的望着他。

「是真的没关系,我知道你不会做,所以做不好也没关系呀。」他说。

「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没关系。」喻文州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真的没关系。」

王杰希可怜兮兮的说,喻文州又不理他了。

最后王杰希实在没辄,只好又回房间去。他头疼的不行,又喝了一点水,睡了一下。

后来他是被开门声吵醒的,喻文州端着一碗粥走进来。

王杰希坐起身来,没有说话。

「杰希……抱歉。」

「没关系。」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只是在耍恶劣。」

「恩,没关系。」

「其实我还是很喜欢你说没关系的,抱歉。」

「我知道,没关系。」

「然后还有……」喻文州迟疑了一下,缓缓的说,「你的白粥,又烧焦了……」

王杰希笑了起来,双手捧过喻文州手上那碗粥,放到床边的桌上。

「没关系的。」他笑说。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你知道吗,你这样会宠坏我。」

王杰希缓缓拥住床边的人,在他唇上落下了一吻。

「恩,没关系的。」

 

fin

----------------------------------------------------------------------

用了許多再說的設定,可以看做是同一系列的ww

渾渾噩噩的打完了他,拉低質量真是對不起qqq

评论 ( 13 )
热度 ( 1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