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世界第一的好男人王杰希

@王喻深夜60分

關鍵詞  第二顆鈕扣

--

喻文州西装外套上的第二颗钮扣掉了,而他明天竟有个不可避免的重要会议。

他把西装外套从大衣柜里拿出来要挂起来,这时候才眼尖的发现第二颗钮扣消失了,而且还无迹可循。

所幸的是,外套内侧的标签上贴心的附上了备用的钮扣,好让像他这样猛然发现不见钮扣的人至少还能自己缝一个上去。

只是喻文州并不是那种能自己拿针缝钮扣的人,他对家务事的一窍不通是众所皆知……喔,不是,大概只有王杰希知道。

他回想了很久,这颗钮扣究竟是什么时候掉的,为什么他竟一点印象也没有。

喻文州对自己的细心程度还是有点信心,至少不会是掉了一颗钮扣还浑然不觉的人。

以前也不是没有有过掉钮扣的经验,每次他都能够及时发现,找回钮扣拿去给人家补起来。但这次他真的一点也没发觉,钮扣自然是找不回来了。

于是当王杰希带着一身水气走出蒸气氤氲的浴室时就看见喻文州脚上摊着西装外套盘腿坐在客厅桌前,抽屉被翻的一团乱。

“你在干嘛?”王杰希一边用肩上挂着的毛巾擦拭发稍滴落的水珠一边对喻文州说,桌前的人一头慌乱的抬眼,停下手中的动作。

喻文州看起来有点愣愣的,对他眨了眨眼,“你知道针线放在哪里吗?”

“你要针线干嘛?”

王杰希有点诧异,喻文州可不是会主动做家务的人,自然也不可能去做缝衣的事情。

那些事通常他都宁可花一点钱请人做完。毕竟以喻文州的薪资来说,确实也是实在不需要介意那么一点小钱,大不了也就是少喝几瓶可乐罢了。

但现在喻文州竟然向他要针线,这可不是一般的情形。

“我……”喻文州想了一下,苦笑起来,“杰希,你还记得我上一次穿着这件衣服是是去了哪里吗?”

视线移动到他腿上那件西装外套,喻文州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件西装外套,要想其实并不困难。王杰希努力回想了一下之前喻文州参与的一些重要场合,最近的一次大概是某个朋友的婚礼。

电竞选手还能有什么朋友,当然也是某个退了役的选手飞出国玩,玩了回来还带个外国女朋友回来,没多久就闪电结婚了。

被邀请的是王杰希,只是喻文州说他那天恰巧没事,于是也跟着去参加,穿的就是这一件。

那天吃晚上的喜宴,在挺气派的饭店请客。

大概是被结婚甜蜜的气息感染,王杰希在喜宴现场就有点蠢蠢欲动,时不时的就要和喻文州咬耳朵。

桌子底下的两只手虚握着,轻轻一扣就紧紧相贴,安安静静放在王杰希腿上,悄然的秀恩爱。

喻文州倒是笑的很公式,一会儿被王杰希逗的发笑,一会儿又抱怨他手牵的太紧……王杰希只觉得心情大好,非要在几个老朋友面前恩爱一下。

后来散场他们才坐上车就忍不住拥吻在一起,喻文州被压在车窗上动弹不得,王杰希一构车抽屉就从里面拿出了安全套。

喻文州被惊了一下,看着王杰希拆套子包装。

“哪里来的套子?”他还有点喘气,王杰希呵呵的笑。 “车里备用的。”

“还有备用,你该不会早就想着了吧?”

“这是当然,老早就想试试,碍于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正好。”

王杰希动作俐落,一个翻身在狭小的空间又吻上喻文州一张还想说些什么的嘴,细细的啃咬。手上动作一点也没有停下,很快喻文州皮带就已经被拉开了。

身上连西装外套都还没好好脱下就被人一把扯开,丢到车后座去……喔,王杰希想到这里实在不能在想下去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杰希?”喻文州见他不说话,试着喊了他几下,王杰希看着他抿起嘴唇,想起在那次之后喻文州还发了一点脾气,因为那台车是喻文州的。

没办法,谁让王杰希一发不可收拾的玩兴大起,一个不小心就真的做下去了。

“文州你还记得上次去参加婚礼吗,我想你上一次穿他是在那个时候。”他诚实以告,相信喻文州不会翻他旧帐。

喻文州看起来回忆了一下,而后很快的刷红了脸。

现在他可知道钮扣是怎么掉的了,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没有注意到那颗钮扣了。

王杰希得知以后尽管有点想笑,但还是用力忍了起来,说要不要再去车上找,被喻文州回以一个白眼。

“先用备用的扣子缝上去吧。”

喻文州垂着肩膀说,终于从抽屉找到了针线盒,开始动起了缝钮扣的大工程。

王杰希看他这样又说,“怎么不去给人家补,你自己来可以吗?”

“明天就要穿的,现在拿去我明天穿什么?”

“喔。”

王杰希静静看着喻文州把线穿进针孔里,然后认真的钻研起怎么把钮扣缝回第二个空位。

这感觉怎么有点像作为人父的,第一次看自己女儿拿针线,深怕哪一​​个动作就扎了他宝贝女儿的手指头。

他不是喻文州爸爸,喻文州也不是他宝贝女儿,但他确实心里头胆跳心惊,毕竟喻文州的手残可不只是在手速上的形容,对于家务更是贴切。

洗碗的时候会打破盘子,整理花草的时候会打破盆栽,看来现在又要添加一项,缝钮扣的时候会扎破手指。

王杰希看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决定在添加第三项之前喊停,至少王杰希还会一点针线活,比起喻文州的手残实在好得太多。

“文州你停一停,我帮你缝起来吧。”

王杰希叹了一口气说,看见喻文州抬起头来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头上还看得见小花飞舞,活像团队赛终于被杀回来的队友解救时那样子。

王杰希心情愉悦,然后就见喻文州没顾着手中的针,浑然不觉的被扎了一下。

“啊,流血了。”

喻文州还是一如往常的冷静,只是微微挑起了眉梢,盯着看自己的伤口,王杰希瞬间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老天,那可是职业选手的手啊。

他迅速抓起喻文州的手举着他的食指就含进口中,喻文州明显愣了愣,不为所动。

“什么叫“啊,流血了”啊!你也小心点,还记不记得自己是职业选手啊?”

喻文州一脸无辜又可怜兮兮的苦笑样子王杰希还是拿他没办法,细心的给他上了药,把他丢到沙发上去抱着枕头看电视,自己拿起了针线。

“杰希,抱歉呀。”沙发上的人弯腰看他,王杰希一转过头顺便就吻了几口,心满意足。

“有什么好抱歉的,电竞选手的手最重要嘛。”

王杰希俐落的缝好了西装外套的第二颗钮扣,又在喻文州嘴边咬了几下。

被吻住的喻文州想,王杰希可真是世界第一的好男人啊。

----------

可以直接當作是 再說 的設定XD

评论 ( 11 )
热度 ( 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