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手机号码到底有几个数字

@王喻深夜60分
關鍵字  穿對方的衣服

文不对题系列(

---

王杰希在酒吧通常能遇见不错的床第对象。

无关乎他一双眼睛,在店里冰冷蓝光的色调之下,他坐在吧台上侧着身子面无表情。

酒吧调酒的那个小子他是认识的,话多又总是活力十足,谁都受不了他。

王杰希偶尔无聊时才会同他说上几句话,一说就停不下来,直到有人上前搭讪。

调酒的叫黄少天,遇见的时候总是在酒吧,王杰希从不知道他头发究竟是染了什么色,只是被光照耀的熠熠生辉,颜色俨然像是厚涂油彩。

大概是淡棕色吧,王杰希不只一次的猜测。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尤其等待着的是不确定性,没人知道下一个搭讪的人会是谁,会不会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王杰希单手构着酒杯晃了晃,玻璃杯的液体轻微晃动。

他低头喝酒时从衣领露出的一点后颈性感的要命,之前有人这么和他说过。

他倒是没什么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刚要喝酒的时候突然想起来。

吧台旁的萨克斯風被吹响起来,慵懒悠闲的蓝调让他感到轻松,甚至想睡。今天姓黄的调酒小伙子没值班,酒喝的很不适胃口。

音乐进入副歌段的时候王杰希从身后被一把揽住,他冷冷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坐到他身旁。

王杰希一看就想拒绝,轻浮的公子类型不是他会答应的那种人。

“这杯我请?”那人挑了挑眉,翘起腿,耳鬓挑染成鲜艳红色的头发让王杰希觉得反感。

他看了一会儿,那人又说,“你是0号?”

“不是。”王杰希冷静的说,眼里的神色和旋转光球正好打上他们这边的冷色系相呼应,不带一点感情。

搭讪的人自打没趣,耸耸肩,拿着酒杯走了。

椅子被旋转了一下,王杰希面对人群音乐尬然而止。他实在觉得无聊,今晚上来了三个,没一个他觉得可以适合的。

王杰希自认自己的标准是高了一些,但也不至于找不到一个上床对象,反正也不过只是一夜情,以后都还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勉勉强强凑合着也行。

做个爱,至于吗。

他一口把杯底剩的一点酒喝掉,留下了酒杯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的门是厚重的隔音门,推开时发出的依牙声被酒吧里​​喧闹的嘈杂给覆盖。

王杰希费了一点力推门,才一进去门就缓慢沉闷的关上,轰的一声。

人群的声音顿时像隔着遥远的距离一般轻盈,他又往更深一点的吸烟区走去,被一片薄玻璃门挡着,意思意思的隔了出来。

白烟扑面而来,王杰希被喷了一脸的烟味儿,一边走进吸烟区一边从裤口袋摸出一根烟和打火机。

里面只有一个人,站的直挺,身上西装干净清爽,手里拿着吸了三分之二的烟。

那人俐落的摁灭星火,把烟压在烟灰缸里。

王杰希觉得他眼熟,又一时想不起是谁。也许是哪一次上过,或是同在酒吧遇到过吧。他猜想。

叼起烟,王杰希试了几下,他那台打火机突然不管用了,划了好几下都没反应。

还没动作身旁的人就朝他丢了打火机过来,王杰希愣了愣险些漏了接。

“喻文州。”他突然的就说,“还记得我?”

王杰希不记得自己可能认识他,他对这个名字没有一点印象。

打火机燃起火焰,他稍掩住烟头,点起活,烟味随着一丝白烟从星火处窜升,王杰希关上打火机,用力抽了一口。

喻文州丢掉之前那根以后,又在从烟盒里抽了一只出来,王杰希识相的把他的打火机丢回去。

“我们见过?”他一边吐烟一边说,仰着头看天花板,白光灯被遮掩变得朦胧又模糊,却亮晃的他感到晕眩。

喻文州一手夹着烟,手肘撑在桌上转头看他,“被你拒绝了。”

他说话的时候连眼都没抬,王杰希抽了一口,低头下来,这次他总算是近距离看清了身旁的人,笔挺的鼻梁、微微弯着的眼尾和嘴角、灰色黯淡的浏海,好看的额头……看起来在笑,无意识的笑。

王杰希盯着看了一会儿,动也不动,知道喻文州被看的苦恼了,对着他眨眨眼。

睫毛煽动起来,他身上的烟味儿也煽动起来。两个人身上都一样,参杂着酒味烟味啊,谁也分不清。

喻文州笑了笑。

“你在圈子里挺有名的知不知道,想上你的多的是。”

王杰希眉毛动了一下,“我是1号。”

“我知道。”喻文州说,“也有很多人想被你上。”

王杰希想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拒绝这个人了……他看起来像个1号。

不过王杰希现在知道了,喻文州大概是个0号,否则不会像现在这样,简直就像在勾引他。

不着痕迹的勾引,王杰希倒是觉得不讨厌。

更何况喻文州抽烟的姿势撩人的要命,支起的一只腿包裹在剪裁得当的长西装裤,修长消瘦,腰肢和小腹想必精壮平坦,王杰希愣了愣,倒吸一口气。

他伸手抽走喻文州口中那只烟,就着一嘴的烟味儿凑过去吻,甚至啃咬嘴唇。

喻文州的吻技出乎意料的好,王杰希满意的很,顺手捏了一把腰,简直想直接把他就地正法。

“感觉怎么样?”王杰希放开他问,怀里的人还闭着眼,露出难以捉摸的笑容。

喻文州构着他的脖子,把手架在王杰希肩上。 “我对你一无所知。”

“那样正好。”王杰希笑着吻他。


两个人在附近开了房间,八楼的双人房。

电梯门才刚关喝的有点醉意的两个人就已经抵在镜子上拥吻起来,又激动又着急,吻法粗糙、动作和心跳一样暴动不止。

他们一路跌跌撞撞找到房门,喻文州一进房就被重重摔在饭店柔软凹陷的床上,枕头被拍的跳起,王杰希欺身压了上来,单膝把他双腿分开。

喻文州经验十足,配合的很,当全世界只剩耳边的喘息和呻吟时,王杰希认真的动起腰下,撞出身下人破碎的声音,冲动又兴奋。

身体互相冲撞,炙热疼痛……王杰希对他毫不保留,甚至嘶吼起来,一直到两个人都用尽力气用尽疯癫才几乎停下来,在黑暗的房中相互对视,然后拥抱抚慰,入眠。

醒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不在身边了,太阳让整间房毫无死角,光耀清晰,王杰希坐​​起身,脑袋晕沉沉的,想起这又只是一次的爽快。

他裸身下床,衣服被喻文州收拾得干干净净,床上狼藉也一点不见。

王杰希去开衣柜的门,看见里面挂着一套整齐干净的衬衫和西装裤。

他知道那是喻文州昨天的衣服……他怀疑喻文州今天穿了什么出去,难不成是他的衣服。

没有办法,王杰希没衣服穿,只能穿喻文州留下给他的。

衬衫很合身,而裤子稍微短了一点,不过没有大碍,还是一贯的贴身适合,甚至烟味和酒味也相似,一点没变。

王杰希站在镜子前,衬衫的口袋有点东西,他拿出来发现是一张折的小张的纸钞。

他摊开了来看,以为是喻文州没拿走,但纸钞底下被留了十个数字,用原子笔写上去的。

王杰希笑了起来,从床边拿起手机对着那一传数字接着打,然后拨通号码。

通讯的另一边停止了拨号声,王杰希听见有人应声问话,他扬着嘴角,忍不住的笑。

“嘿,你是不是该把我的衣服还来?”

----------

換個風格來一發

愛是什麼,愛就是能為cp日更(

评论 ( 14 )
热度 ( 1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