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洗澡还是不要唱歌比较好

@王喻深夜60分
關鍵字  唱歌

一樣lowlowlow……

--


王杰希拿着白铁制暖水壶走回房间,金属在空气中变的冰凉把他的手冻的微微泛红。

他将暖水壶放回书桌上,自己重新坐直身子,打开了白光台灯继续读书。

明天考的国文默书才背了几段,竟花上他三个小时的时间。

书本反光起来刺眼的不行。

他把台灯转了个方向,顺手翻了几页课本,发现还有三段的古文没背完,指针刚过十二,他已经累的有些想睡了。

王杰希喝了一点热水暖暖身,调了闹钟两点,自己趴在书桌上打算先休息一会儿,闹钟响了在继续读,要是状况太差今晚恐怕是要熬夜通宵。

刚过年底天候还冷飕飕的,稍晚些风就大了起来,可能要下雨。王杰希醒的时候闹铃还没响,宿舍隔音太差,隔壁房的声音这边一清二楚。

估计隔壁也打算通宵,断断续续传来歌声。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隔壁的人叫喻文州,他在学校遇过几次,和他同一年级,高高瘦瘦的,制服穿起来清爽笔挺。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身旁总是有个很吵的人。

王杰希不只一次的想过,喻文州异性缘不好的原因,大概有八成是因为身旁的人太吵,没人敢靠近。

毕竟喻文州什么都好,真的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也只有洗澡时喜欢唱歌。

可能这对别人根本算不上什么缺点,但对于他这个住在隔壁房的人,洗澡唱歌的缺点简直是全宇宙全世界最不能容忍的缺点。

就像现在。

隔壁不久就传来了哗啦水声,歌唱的起劲了还越唱越大声,把王杰希吵的根本无法好好睡觉。

昨天也是,前天也是,大前天也是……到底多少天了他也数不来了,反正这人洗澡一定要唱歌,也不知道是为的什么。

而且唱歌也就算了,声音也不错,至少没有魔音穿脑,但喻文州天天通宵,每次洗澡时都已经三更半夜。

要是遇上王杰希正好也通宵读书那还好,有时候就偏偏王杰希想早早去睡,睡到半夜还会被他给吵起来。

后来他去看过了喻文州另一边的人究竟住谁,竟能容忍他到这种程度,没想到隔壁就是黄少天啊,两个人一个讲话讲得吵一个唱歌唱得吵,王杰希头疼的不行,无数次想去退掉宿舍,但又碍于实在没钱租房,只能继续忍下去。

今天晚上他上了连续四个小时的数学课,已经很累,回房又读了三个小时的国文默书,现在真的不睡不行。

他还又三段古文等着背呢,被喻文州给吵起来又是怒火中烧又是疲惫不堪。

他走到浴室去洗了把脸,回来把闹铃给关了。

隔壁人还在唱,特别大声,王杰希怒气冲冲的带着国文课本冲出自己房间,到隔壁房用力敲了敲门。

人在洗澡当然没有回应,水声哗啦啦的,歌声也不甘示弱,王杰希又用力再敲了敲门,希望浴室的隔音效果也差,差到他的敲门声足够传进浴室里去。

这次水终于是稍停了,但显然的并不是因为听见了敲门声,喻文州从唱歌转为哼歌,一面倒洗发精洗头发。 。

王杰希有点炸,狠狠踢了一下门发泄,结果门板就这样给他踹坏了。

门都坏了还能怎么办,王杰希将计就计,干脆直接进他房里,想起自己还有三段的古文,就直接霸占了人家书桌,开了台灯读起书来。

浴室里还唱的振奋。

王杰希记得自己小的时候洗澡也唱歌,但完全是因为他小时候怕黑怕鬼,自己一个人洗澡更怕的要死,唱歌壮胆。

但现在都多少岁数了,喻文州总不可能还是怕黑怕鬼唱歌壮胆的吧?

又过了不久,喻文州终于带着一身水气蒸腾,肩上挂着毛巾,匡琅一声把浴室门打开,擦着头发的手停顿在半空中,怔怔的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回过头,瞪着一只眼,看上去是很想睡觉,“你终于出来了。”

“……你在这干嘛啊?”喻文州站在浴室门口和王杰希干瞪眼,发现自己房间的门居然坏了,“还弄坏我门,我可要报警了。”

“你唱歌唱那么大声我才要报警。”

王杰希撑着头,看着他说,喻文州半裸着上身,腰肢小腹平坦又消瘦,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还故做冷静。

他简直想笑,但还是闷闷的忍了下去,装着一副严肃脸。

“我唱歌關你什么事。”喻文州回他。

“大半夜的唱歌吵不吵,看看现在几点了。”

喻文州还真的看了一眼时钟,折腾了那么久,早就超过凌晨两点了,但三点才是他平时入睡的时间,两点又算什么呢。

王杰希没好气,站起身来走到喻文州面前,对方还对他有些戒备,退后了几步。

“我实在忍不住了,你唱歌太大声,我没法儿睡。”他说,喻文州看着他瞪眼,说,“那你弄坏我门做咩?”

“进来听你唱歌啊。”王杰希动了动眉毛说。

喻文州不理他,用毛巾擦起了头发,直接绕过面前的王杰希,坐上床去。 “听什么歌,回去。”

“可你那么吵,我没法睡。”王杰希说。

“我以后不唱那你可以回去了吧?”

“你……你不唱我就不回去。”

喻文州拿他没办法,想了一下,开口唱,“错错错,是我的错--”

还没唱两句就被王杰希给打断,他摇了摇头,朝喻文州靠近,“你的错,我知道啊,换一首。”

“你是我的小呀小频果,怎么爱你都--”

“停停停,你是看我长得像苹过还是你想吃苹果了?”

“你这人怎么……”喻文州咬了咬牙,沉思了一下,才又再开口。,說,“那這個總行了吧,”

“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还是没唱两句,他就又被王杰希给打断,一張嘴被堵住唱都唱不出来。

王杰希眯了眯眼,用手背擦擦嘴,心情大好的看向喻文州,说,“嗯,可以。”

---------------

為什麼太太們都不參加60分呢qqq

坐等餵糧w

评论 ( 8 )
热度 ( 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