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我觉得,我室友,是流氓

 @王喻深夜60分 
關鍵詞  初吻

讓我愛特一下 @微霜淒淒 ,對不起借了你的初吻來用XDD希望不要介意嗚嗚嗚嗚(一看見今天的關鍵詞就想到你(((

喻文州的初吻在他国小六年级的时候给了一个学弟。

说起来也是一则奇闻逸事,开场白活像一出校园BL恋爱剧,要是打出名号说不定收视率不比上什么瘾什么的差。

“那时候就是一节学校的游泳课,正好我们和低年级同一堂,就一起上课了,”喻文州无奈笑笑,坐在房间的床上。

对面是他大学室友王杰希,目瞪口呆用他一双眼睛的望着喻文州看。

喻文州被他的大小眼看得怪不好意思的,有些红了耳根,“后来在更衣间的时候,那个学弟,比我矮一颗头吧,就抬头问我说,学长你有接吻过吗? ”

“然后你说什么?”

“我当然说没有,学弟就问我,那么我们来接吻吧?”喻文州学着他当时的语气装模作样,戏剧感十足。

王杰希几乎是笑的胃疼。 “别笑,这都是真的,没诳你。”喻文州说。

“我也没说你诳我呀,只是……诶,好,我不笑了,你别这样瞪我。”王杰希忍住笑,眨眨眼睛看喻文州,“然后你们就接吻了?”

“呃……对。”喻文州手捂着半张脸,一副黑历史不堪回首的样子。

“你认识那个学弟吗?就这么让他亲啊?”

“那学弟……其实是认识的,他篮球很好,小我一岁。我以前挺讨厌他。”

“挺讨厌还给他亲?”

“那是以前嘛,五年级时候的事了,后来我们就成了不错的朋友呀。”喻文州看起来也很无辜又无奈,怎么越讲越像青春校园呀?

“不错的朋友?还是不错的男朋友?”王杰希嘲笑起他一点也不手下留情,喻文州垂下眼睛。

“吃什么醋哇,不就是小的时候两小无猜吗,谁知道接吻是什么。”

“我小的时候就知道。”他耸耸肩说,看见喻文州恶狠狠的瞪他。

“好嘛……但是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王杰希忍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噗哧一声的,被喻文州回以一个大白眼。

“对不起,真的很好笑。”

“笑吧笑吧你。”喻文州不搭理他,正要下床去读书了,被王杰希一把拉回床上,“诶,往哪儿走,我们还没说完呢。”

“我和你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喻文州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

王杰希又不可抑制的想笑,但他沉下气,憋的眼睛都有些泛泪眼红了,好像喻文州欺负他一样。

到底谁欺负谁啊?

喻文州心里那个想骂娘,却还是一动不动,消极抵抗,被王杰希拉回床上盘腿坐好。

“还有很多可以讲呢,比如……”

“比如你得初吻是什么时候的事,你还没说把?”喻文州动了动眉毛,发自内心的期待,洗耳恭听,“我都说了我的,你也该讲讲你的,公平。 ”

“嗯……”王杰希听见以后把手放到下巴搓了搓,状似认真的思考了一番,然后露出奇怪的笑容,朝喻文州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

“你干什么。”喻文州显然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手足无措红了脸,像个第一次和情侣约会的小男孩……不过他已经不是小男孩了。

他下意识擦了擦嘴,一动不动盯着王杰希看,眼里充满警觉。

王杰希被他给逗笑了,“你不是问吗,我的初吻呀。”

“那和这有什么关联?”

“这就是我的初吻呀。”他一派自然的说,一张脸还近在喻文州眼前,没过一下就又去吻他。

这次吻的喻文州都喘不过气,被压在床脚支支吾吾。

王杰希放开他的时候挑了挑眉,让喻文州喘一会儿气,说,“怎么样,我初吻给了一大学室友,长得特别讨人喜欢,比我矮一点吧,那时候他问我初吻给了谁,我说给了你。”

“痴鸠线。”喻文州往后退了一点,别过视线不看他。

王杰希还不死心,靠过去说,“哇,他还用粤语骂我,别以为我听不懂,骂我神经病是不是?”

“飞仔。”

“骂我流氓?”

“你点都知!”喻文州不服气,忿忿冲冲,王杰希得瑟的笑,“梗系呀,以前看港片学了不少。”

没见过这人这么不要脸。喻文州想,要是知道,他当初绝对不要答应王杰希。

什么男朋友,除了一张脸带的出门外,有什么好,还不是耍流氓。

几个月前跟他告白的时候还不是这样呢,一副浪漫男主角的样子,有事没事就和他在阳台月光下谈心,灯光美气氛佳,人头脑也晕呼呼的。

王杰希说今晚的月色真美,喻文州说是的。

“到底有没有听懂我说话啊?”那时候王杰希转过头问他,半边脸被月光照耀的泛白,喻文州不禁一愣。

王杰希拿他没办法,伸手去搂过他,抱在怀里,低头把一个吻埋在他发间,嗅了一鼻子的洗发精味道。

“说我喜欢你呢。”他一边轻笑一边说,一手虚握着怀里人的手,轻轻一阖就是十指紧扣。

不知怎么,喻文州硬是被感动了几把,几乎眼眶泛泪,被王杰希半拐半骗的带走了。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依他们来看,两个人开始交往才是终结这段美好暧昧时期的坟墓。

才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喻文州已经有点反悔念头了。

王杰希又把他往墙角逼,他无处可去,动弹不得,伸手去推王杰希却被抓住了手腕,压在床上。

“你做咩呀。”他狠狠咬牙,王杰希选择无视喻文州怒气冲冲的表情,继续他的深耕大业。

“我……你问我啊?”

“不问你问谁?”喻文州没好气,笑都笑不出来。

“喔,不知道学长有没有过性/行为啊?”

“没、没有……”他巍巍颠颠的说,王杰希已经性高采烈的吻住了他。

“这样啊,那我们来做吧?”

-

-

-
沒了。(

覺得都不會寫文了王喻都oooooooooooc拜偷不嫌棄挖嗚嗚

剛考完試,襪系痛扣誒狼orz

---

有人說看不懂,所以放翻譯

雖然現在放是不是太晚了?

你點都知>>你怎麼都知道

梗系呀>>當然呀

飛仔>>流氓

评论 ( 25 )
热度 ( 1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