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好吧,就分手

玩個遊戲
這篇多少熱度我就 寫10倍字的王喻肉!

-

等等沒有肉啦,不要被開頭騙了XD愚人節快樂

--

王杰希觉得很头疼。

喻文州最近喜欢把分手挂在嘴边当作威胁他的理由。

买错了冰淇淋的口味就分手。

让他去帮忙买个早餐也分手。

不给他吃太多零食又分手。

最惨的是他晚上想和恋人在床上讨个搂搂亲亲抱抱,这样喻文州也要分手,还说的理直气壮。

分手分手分手,王杰希听的都烦躁了,心想怎么一整个乱七八糟,整天要分手。

而说这件事的起源,还得从两个礼拜的一个晚上说起。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两个人吃过晚餐,喻文州例行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王杰希洗完了碗以后回到客厅就看见他看电视看的特别认真。

正播放着最新一集的连续剧。

剧里角色讲的都是广东话,王杰希一听之下还听不是很懂,疑惑的眨了眨眼。

屏幕底下贴心的给像王杰希这样的外地人打上了字幕,讲的是男女感情的剧情。

他想了想,还没见过家里出现这种剧的。

“你看的什么?”他问喻文州。

沙发上的人没转头看他一下,简直目不转睛的像在复盘似的认真。

王杰希走过去坐到他旁边,还拿走了他那只企鹅绒毛玩具。

“这到底什么剧?”

他又问了一次,这次喻文州终于看他了。

“港剧吧,貌似。”

“讲什么的?”

“不知道,我也第一次看。”

“那你怎么会看这个?”

王杰希觉得疑惑,这种看起来像是狗血爱情剧的,喻文州怎么会突然就看了起来,还看的认真。

电视里传来啪的一声翻桌声,把王杰希给吓了一跳。

“就转台转到的,”喻文州有些不满了,王杰希问题太多,“你就好好看一会,就知道他讲的什么了。”

“喔。”王杰希无奈,陪着喻文州看连续剧。

剧情不出意料的狗血,平静的画面没几个,动不动就是大吼大叫。

两个女人勾心斗角,女主角为了婆媳问题和男主角的母亲大打出手,东一句我要你死西一句我去死算了。

男主角看起来很无辜,就和现在的王杰希一样。

他实在想破头也没有想到喻文州看这种剧的理由。

再怎么无聊,总会有其他可以看的,随随便便的综艺节目都比这好,看比赛转播也行,但为什么偏偏就是这个。

知道喻文州不想他问,王杰希就真的没问,还等他自己说。喻文州看他莫名其妙的样子笑出声来。

“以前小的时候爷爷奶奶时常会看,类似的。”他解释。

“爷爷奶奶?”王杰希半信半疑。

“嗯,对啊,小的时候给爷爷奶奶照顾,老一辈的好像很喜欢看这种。”

“显然的,你老了。”

“怎么说?”喻文州愣了一下。

“你正在看这个呀。”

会意以后喻文州不禁嘴角失守,轻笑出声。

“我只是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好看的。”

“所以好看吗?”

“你说他们行为怎么这么难以理解,好好说话不要,偏要动手动脚。”喻文州思考了说。

“大概……女人心海底针吧。”王杰希哭笑不得,说,“不是有这么一句谚语吗。”

“好像吧。”

“女孩子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还动不动要分手。”

王杰希像是忆起不堪回忆似的,拧起了眉头。喻文州看得想笑。

“说得好像你交过一样。”喻文州一脸嫌弃,没有想到王杰希还真的交过。

“大概在初中的​​时候吧,喜欢一个女孩子,追了好几个月才追到手。”

“然后呢?”

“刚开始很好的,后来她就是稍微不顺心就喊分手,我受不了了,就真的分了。”王杰希说。

“就这样?”

“就这样。”他耸耸肩。 “你看女孩儿是不特别麻烦。”

“我不知道,我又没怎么接触过女孩子。”

王杰希干笑了几声,“听说蓝雨现在也有女孩子了。”

喻文州冷冷看他。

“我现在又不在蓝雨。”

王杰希顿时觉得如坐针毡、汗流浃背、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喻文州冷冷看他。

“在生气?”他试探着问。

“我有什么好生气。”喻文州说,“我在想,以后我要是说分手,你是不是也会就这么分了。”

王杰希松了一口气,这么原来是在为女孩子比较呢,“你看我追你多久,能比吗?”

喻文州想了一想,说,“不能比。”

“对的,根本不能比,怎么能说分就分。”他连连点头道是,喻文州笑了起来。

“那么我要是说分手你会安抚我?”

“会。”

“你跟我会道歉?”

“会。”

“会让我在上面?”

王杰希黑了半边脸,犹豫了一会儿,说,“呃……这个不行。”

喻文州一脸凝重。

“那就分手吧。”他狠狠的说。

王杰希差点起了骂粗话的冲动,就像现在一样。

挡在电视机前的是喻文州一张笑咪咪的脸,双手环胸眨了眨眼睛看着他。

一包零食的包装袋被扔在桌子上,王杰希终于想起来那是他昨天中午吃掉的。

真是难为了喻文州还特别把这包装袋从垃圾桶拣回来拿到他面前。
“杰希,为什么吃了我的饼干?”眼前的人笑脸盈盈的问。

“我饿……。”

王杰希觉得自己特别无辜,他不过就是在厨子里顺手吃了一包饼干,谁知道那是喻文州的。

“但你明知这是我的。”

“我……”他想解释,但又说不出话。

“分手吧。”喻文州说。

王杰希皱着眉头不发一语,又来,喻文州根本存心挑战他极限。

不是不能理解拿自己和过去交过的女朋友比较这件事,毕竟身边的人偶尔也会讲到这种事,他觉得这样是理所当然的,全天下的情侣大概都会这么做。

但是喻文州真的太过份了,不带这样故意的。

他沉下心来想了想,本来打算在好声好气去安抚,一抬头看见桌上那包包装袋却突然特别来气。

自己实在很无辜啊。

只要稍微不顺他的心就换来一句分手,还要花大半时间去讲和,这样的日子已经忍受两个礼拜了。

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都难以招架,何况是他。

就这样沉默了好一会儿,王杰希心一横,毅然决然的看向喻文州。
“好吧,就分手。”他愤愤的说。

有那么一瞬王杰希觉得自己看见对方眼里沉下的期待,忽然的又很不忍。

但话都说出来了,也难收回。

电视前的人怔怔的不说话,动作迅速将脖子上用链子挂着的对戒拆下来,冷静的放下,然后一句话也没说的回了房间。

房门被重重的关上,发出碰的一声,和电视里翻桌大骂的女主角相互相应。王杰希猛的一颤。

该死的,喻文州实在很知道怎么让他心动。

才不过几分钟前的事,他现在坐在沙发上却后悔的不得了。

大概喻文州也不是真的想分手,但赌气的冷战是免不了了,王​​杰希咬着嘴唇,叹了一口气。

真的是好好说话不要,偏要冷战分手搞得现在连道歉都尴尬。

他把桌上被丢弃的戒指收进口袋,又重新丢掉了包装袋。

最后他还是抦着一丝希望走过去试着开门,但不出意料,喻文州已经把门锁起来了。

睡沙发的一个晚上。

他觉得自己和连续剧里的男主角一样无辜又可怜。

雕花的戒指冷冷冰冰,连着一条链子正静静躺在王杰希口袋里。

那是前年的情人节时,王杰希买来送他的。

早在年初时他就已经开始到处跑店家看对戒,稍微有点名气的品牌价格都不斐,又难看到适合的。

最后他相中了一对银制的,设计的简单朴实,泛着淡淡的金属银灰色。他喜欢的不行。

对戒自然是一男一女。

王杰希想了一下,要求店家在女戒上刻喻文州的名字,而在男戒上刻了自己的名字。

他自己拿了女戒,用一条链子挂在颈子上,喻文州也有样学样,挂了上去。

看起来就像真的情侣一样。

王杰希那时拿着戒指,靠在喻文州身旁,轻声问他说,要不要嫁给我?

被问的人笑着没说话,任由王杰希将戒指套到他无名指上。

王杰希低下头来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嫁我咩?”他学着喻文州的口音又说了一遍,喻文州乐呵呵的笑。

“说什么胡话,拿着男戒叫我嫁给你?”

“那,娶我咩?”王杰希吻着他,用的是王杰希式的温柔,霸道又贴心。

喻文州想了一想,回吻他,说,“好,娶你。”

王杰希一点一点轻抚着喻文州手指头上的那枚戒指,又一点一点吻他,从眼睫到锁骨,动作温柔细心,直到身下的人再也忍不住的溢出呻吟。

一连串的动作连贯悠闲的那么自然,王杰希捧着喻文州的脸说爱他,是一辈子的那种,喻文州微微撇着眉梢,用一个吻回应。

夜又更深,风也大了起来。

直至王杰希一个闷喘将炙热的液体尽数喷发在他体内,两个人才缓过意志。

喻文州闭着眼睛有点虚脱,王杰希把他带到浴室去做清洗的动作,又帮他擦干身子。

他把喻文州抱在怀里静静的不动,轻轻摩挲那枚手指上的戒指。
“情人节快乐。”他说。

怀里的人微微扬着嘴角,“嗯,快乐。”

王杰希越想越觉得难受。

喻文州大概是他遇过最好的人了,很贴心也很温柔,个性又好。
当然这都是在认识他之前。

实际上这个人有时候很懒又很任性,还会对他乱发脾气,但是王杰希一边也不介意。

在他眼中喻文州还是那个温柔贴心的喻文州,就算乱发脾气也很可爱。

不过就是一包零食嘛,那么大脾气做什么。

王杰希自己敲了敲脑袋,呆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去道歉。

房间门被锁着,他没办法只能就着这身居家服,跑到最近的便利商店买了好几包喻文州说喜欢的那种零食。

时间已经不早,街上冷清的一只猫看不见,王杰希又是欣慰又是雀跃。

他摸了摸口袋里那枚戒指,俐落的把链子抽掉,走到房门前去敲门。

“文州,是我。”

里面没有回应,但王杰希不死心。

“开个门,行吗。”

还是没回应。

“拜托……”

没回应。

“我说真的,拜托……”

王杰希还继续说,隔了好一会儿,里面的人终于开了门,不发一语。

喻文州站在门边面无表情,王杰希很是欣喜,无视了刻意挡在门前的人,径自走了进去。

他把手中用塑胶袋装着的大堆零食扔到床上,喻文州关上了门走回来。

房里很暗,床边的人抿着唇,看不出表情。

肩膀微微的还在抖,大概在忍笑。王杰希庆幸的想。

“文州,对不起……我是说,抱歉明明答应过你的。”他缓慢的说。

喻文州坐上床去翻那包零食,没有理他,王杰希愣了一会儿,一个箭步过去抓住了那只拿着塑胶袋的手,喻文州明显顿了顿,停下动作。

“干嘛。”他瞪了王杰希一眼。

王杰希选择无视,动作迅速的将被喻文州丢弃的戒指套回他手指上,然后缓缓拥住他。

喻文州露出宽笑,在王杰希肩颈上用力咬了一口,作为最后的报复。

“你要的零食。”王杰希被咬的生疼,但一动不动,“就知道对我无理取闹。”

“不对你对谁呀。”他笑脸盈盈,有些小开心的说。

王杰希叹了一口气,根本发不了怒,只能凑过去吻了吻他嘴唇,又抓着他的手吻了吻指尖和那枚戒指,眼神动作虔诚真挚,喻文州笑着望他。

“不分手?”

王杰希抬眼问,喻文州眉眼间一片舒缓从容。

温和的像一副暖色调的田园油画。

他微微开了口,说,“好吧,不分手。”

fin

---

以上的遊戲 當然是開玩笑的哈

快收回熱度沒有肉啦

愚人節快樂XDDD

评论 ( 12 )
热度 ( 2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