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喻】 所以說喜歡的人還是要自己爭取啊!

@微霜淒淒 手機好像沒辦法艾特QQ
給你的糖 回報你的餵食XDDD 考試加油窩QQQ愛你><

--

王杰希最近很苦恼,觉得自己现在一个大三角里面。

这得从一个月前他的妹妹开始说起。

某天晚上,他的妹妹把他拉了過去,偷偷摸摸的說,哥,我得跟你說個事兒,在不說我要憋死了。

王杰希点点头,“什么事儿?”

王妹左顧右盼了一會兒,自顧自的臉紅起來,說,“你們社團,有個學長,長得特別帥,笑起來特別溫柔,你認不認識啊。”

王杰希回想了一下他們社團裡長得特別帥、又笑起來特別溫柔的學長,好像有一個。

“认识啊。”他又点点头。

“那你告訴我他叫什麼名字啊?”王妹一見他點頭,高興得都跳了起來,搖搖王杰希的肩膀,“你和他熟不熟?幫我問問他喜歡什麼啊?”

王杰希被她嚇了一跳,怔怔的說,“喻文州,他的名字,其實我們不是很熟……”

他话都还没说完,王妹一把把他拉近,继续用力摇摇他。

“不熟就去混熟嘛,同一個社團的不是嗎,幫我問問嘛,好不好好不好啊?”

王妹到了最後居然還拿他偷偷在外面養貓的這件事來威脅他,王杰希沒辦法,只能無奈的答應。

反正也不過就是去問問對方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幾分鐘的事情而已,也沒有什麼好不答應的。

如果事情真得那么简单就好了。

喻文州倒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要和他打好關係還不簡單,一起吃過幾次晚餐後他們就變成了無話不談的那種朋友。

这个王杰希都还能接受,只当是这个认真的特别容易和人交朋友。

不过后来的进展速度就有点超乎他想像的一日千里。

早上還只是一起去吃早餐聊聊新聞和社團的朋友,晚上王杰希居然接到喻文州的電話,說他和父母吵架了,沒地方去。

王杰希问,“怎么好端端的就吵架了呢?”

電話那頭的喻文州有些欲言又止,最後斷斷續續的說,“我跟我父母出櫃了。”

王杰希還有點兒反應不過來,應了聲嗯,想了一想,怔怔的就說,要來我家嗎。

喻文州说,谢谢你。

王妹見到喻文州在他們家裡吃晚飯,高興極了,把王杰希拉到廁所裡去講話。

“哥,我都不知道你們竟然已經是這麼好的朋友了,大好機會,你快幫我說好話,讓我們認識認識啊。”

王杰希考慮了一下究竟該不該告訴自家妹妹實話,但他一想到自己的貓,最後還是屈服於妹妹的威脅之下,說,好啊。

晚餐之後,家裡沒多的地方,喻文州只好和王杰希睡一間,洗了澡,王杰希又給自己打好了地鋪,和喻文州關著燈聊天。

“真是抱歉打擾你們家了。”喻文州從床鋪上探頭下來說,拍了拍王杰希,確定他還沒有睡。

“没关系,你也请了我很多次晚餐。”王杰希看了看他说。

“明天在请你。”喻文州又说。

“不用了不用了,你就回答我几个问题当住宿费就行了。”

“什么问题这么贵啊?”他开玩笑说。

“我妹妹偏要让我来问的,就想知道你喜欢怎么样的女孩子。”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不喜欢女孩子。”

王杰希动了动身体,往床的那一边转,看见喻文州躺回床上,一动不动。

“我知道,但是那我得怎麼跟他說,他喜歡你好久啦,你就應付應付她一下唄,”王杰希起身爬上床,趴著看他,“他還一直要我問你喜歡吃什麼,喜歡什麼顏色,喜歡什麼運動,喜歡什麼電影……一大堆,就當幫幫我,說一下?”

喻文州對他眨眨眼睛,笑了起來,說,“你要是想問,我就回答你啊,”他慢慢的答,“我喜歡甜食,特別是士力架,喜歡綠色,喜歡看棒球但不打棒球,喜歡英雄片。”

“那喜欢什么类型的人?”他特别把女孩子给换成了人。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说,“男的也可以吗?”

王杰希点点头。

“就說喜歡什麼類型,朋友也行,讓我至少有個答案給他,不然我的貓就沒東西可以吃了。”

喻文州笑了一下,轻轻的说,“喜欢稳重一点的,踏实的,体贴的。”

王杰希想了一下,突然的就说,“我们家好像有士力架家庭包,我去拿。”

他起身,去開房間的門,回來的時候手裡拿了一大包的士力架,小包裝家庭號那種。

王杰希把灯打开,“反正明天也没事儿,今天晚睡也没关系吧?”

“就算是每天有事,我也都這麼晚睡啊。”喻文州笑咪咪的坐起身,盤腿就吃起了巧克力。

王杰希好像有點理解妹妹的心情了,喻文州實在很可愛,長得特別帥,笑起來很溫柔。

他伸手彈喻文州的額頭,罵他,“早點兒睡才好,你想要以後老了失智嗎。”

“你怎麼像老爸一樣的,管那麼多。”喻文州吃痛的捂住額頭,回敬王杰希一下彈指。

王杰希坐在一变看他吃的开心,喻文州拿了一条递给他问,“你吃不吃?”

他摇摇头,说,“不吃甜食。”

“没口福。”

“小心变胖。”王杰希说,“在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你妹妹还有问题啊?”

“這個我問的,”他往喻文州那邊靠了靠,“你現在,到底有沒有對象啊?”

喻文州停下了吃的动作,怔怔地望他一会儿,摇了摇头,后来又点点头。

王杰希不懂他意思,“到底有没有,别又摇头又点头的啊?”

喻文州想了一想,把手里的士力架吃掉,认真的点点头,说:“你啊。”

还没等王杰希反应过来,他就被人给拉着吻住了,吃了一嘴的士力架。

喻文州笑咪咪的望着他,说,“士力架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士力架的味道怎么样他是不知道,但是喻文州的味道是不错。

於是王杰希遇上了他人生有史以來最棘手的問題,他妹妹喜歡的學長喜歡自己。

而且他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啊,他自己也有点喜欢喻文州嘛。

“哥,所以說,進展的怎麼樣了,幫我要到QQ號了嗎?”當王妹這樣問他的時候,王杰希竟心虛的連抬頭都不敢。

他怎么能说那个QQ号根本是喻文州自己给他的呢。

王杰希默默的把號碼傳給了妹妹,想了一會兒,最後還是語重心長的說,“妹,遭遇打擊絕對不要放棄,天下男人那麼多,不會全都不喜歡女孩子的。”

王妹莫名其妙的看著他,逕自收好了QQ號,說,“哥,遭遇打擊絕對不要放棄,你還有我們啊。”

 
 
後來王杰希帶著喻文州去看他那隻流浪貓,瘦瘦小小黑黑的,被王杰希喊小黑。

“多沒創意。”喻文州一邊說,一邊摸摸貓的貓,餵他吃東西,“哎,小貓啊,我叫你士力架好不好,嗯?”

“你才没创意。”尽管这么说,但他还是改了口,也叫小猫士力架。

喻文州彎著眼睛笑的很溫和,突然問他,“所以說,你到底打算什麼時候才要告訴你妹妹真相啊?還把我號給她,你明知道……”

“我知道,但她又拿小黑……我說士力架,威脅我,我沒轍的,你也知道我妹她固執得很。”

“我看我把士力架帶回去養好了?”喻文州把貓抱到身上,士力架喵了幾聲,舔舔喻文州的手,“怎麼啦,你還要吃啊?貪吃鬼,我沒有東西給你吃啦。”

王杰希考慮了一會兒,覺得這個主意挺不錯,喻文州看起來也很得貓的歡心,“可以啊,我看他挺喜歡你的。”他說。

“也省得你妹妹總是威脅你,”喻文州點點頭說,“你也是早點跟她談談,總不能一直這麼瞞著她。”

“我再看看吧,那你那边怎么样,你父母没有在为难你把?”

喻文州停下動作,轉過頭看他,王杰希又說,“你要是有麻煩,隨時可以到我家來。”

他一讲,喻文州总算是想起来了,笑了起来,“那个啊,其实是骗你的。”

王杰希不是很懂,却被站起身来的喻文州一把抓住。

“你,你骗我?”王杰希盯着他看,不可置信,被喻文州凑着吻住嘴唇。

“是啊,不然那里能够得到你呢。”他笑咪咪的说。

--

段考脫出!謝謝大家幾天前的關愛QQ
我復活了QQQ雖然覺得好久沒有碼字好生疏

就當作復健把QQ希望不介意QQ

评论 ( 3 )
热度 ( 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