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訴你喔,喻文州是我的!

暑假只剩一個禮拜,至今卻仍沉迷於文州的美色無可自拔

讓你們看看太愛文州的話會寫出什麼東西

「過去一點啦,好熱……」我半睜著眼睛,喻文州壓在我身上仍是不為所動。我盯著他看,忍不住抬頭輕輕吻了一下他。

他一手攬住我,另一手伸長了去勾冷氣遙控器。

「18度?」他驚呼,「妳不冷啊?」

「你整個人都纏在我身上我怎麼可能會冷。」我無奈的說,卻也沒有真正要把他推開的意思。

喻文州身上很暖,尤其是手心。他拉著我的手放到嘴邊啃啃咬咬,我被弄得癢了,笑了起來。

「喂,別鬧。」我抽出手,緩緩靠在他身上。「今天可是週末哎,別總是待在家,做點別的嘛。」

他面對著我坐,從短褲底下露出來的兩隻腳盤著我。他沉默了好一陣。

「幹嘛不說話?」我拉拉他衣角說。

「待在家也沒有不好,就算什麼都不做,抱著你也覺得很滿足。」喻文州盯著我看,直到我再承受不住他的目光而別過頭去。

糟糕,渾身都熱起來了,肯定臉紅了。

這人居然有辦法臉不紅氣不喘的講這種話,到底是根本沒心還是講多了沒感覺了啊?

我有點生氣的不打算搭理他,轉身去找電視遙控器,沒想到我還沒摸到,就先被他給摸到了。

他把遙控器拎著,在我眼前晃了晃。

當逗貓?

我心裡又賭氣,算了,不看也罷,不看就不看。又不是沒有別的事做。

我馬上起身,準備從床上下去,他見我不理他,一伸手把我給撈回來:「哎,去哪?」

「去找事做。」我一面說,一面在他身上掙扎了一陣,卻沒有成功。

喻文州看起來心情愉悅,我瞪著他看,一動不動,他就趁機迅速在我嘴邊落下一吻。

「幹嘛。」微微退了一點,他靠得太近,眼裡全是溫婉笑意。

「沒什麼,忍不住。」他說著又抓著我親了幾下。

真是流氓。我不理他,遙控器還在他手上。

他大概是看我無動於衷,從我身上爬起來了一點,說:「別這樣,你想看電視是不是?」

他轉身把電視打開,又把遙控器塞到我手上:「別生氣。」

我轉了幾台,看見正播著電影,就停下來看,喻文州還是面對著我,看起來沒有要跟我一起看的意思。

他一點一點抱著我,我手上環著他,把頭抵在他肩膀上看電視。

過了一會兒,我看他一動也不動,就問:「睡著了?」

喻文州輕笑了一聲說沒有,雙手把我抱得更緊,頭髮都蹭在我肩頸。

我又說:「你不無聊啊?跟我一起看啊。」

他又搖搖頭,身體離開了一點,盯著我看:「我說了,就算什麼也不做,這樣抱著你我也可以混過一個下午。」

喻文州把身子靠在我身上,雙手垂在我背後。把我弄的動彈不得。

落地窗外陽光正好,燦爛如夏日盛花,電視偶爾因收訊不良而傳來嗡嗡的雜訊。

他呼吸平穩吐息溫熱,心跳聲炙烈而堅定。好像睡著一樣。我知道他沒有睡。

大概我也一樣吧。被一股溫暖緩緩包裹,半垂著眼,確實讓人昏昏欲睡,卻捨不得就這樣閉上眼。

只想多感受一會兒他的體溫。

我頓時覺得就這樣一輩子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畢竟這個人那麼好,他那麼好,我怎麼可能不愛他呢。

喻文州晃了晃身體,軟蠕的對我說:「哎,以後,等你讀完書,把你父母都接過來住,我們睡一間房,好不好?」

我說:「好啊。」

他又說:「那以後,你嫁給我,好不好?」

我說,好啊。

评论 ( 3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