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超自然研究會

給微霜霜霜的心理補償(?)
寫的不好,就湊合著吃吧TTT

昨天匆匆忙忙 忘了 小心前方OOC高能

--

「大家好,我叫王杰希,嗯……要問入會原因嗎?……因為我看得見幽靈。」

語畢,台下傳來幾聲零星掌聲。

王杰希本來是絕不相信鬼神這種東西的,會加入超自然研究會純屬意外。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他開始看得見旁人看不見的東西,例如現在他的座位後方就有一隻幽靈。

或許稱他為喻文州比較適合。

王杰希問過他的名字,喻文州跟了他兩年,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跟著他,不過看起來不像是什麼前世欠債,至少他們這兩年都相安無事。

喻文州大部分的時候都很安靜,除非王杰希問他問題,否則,他也就不動神色在一邊看著他讀書寫字睡覺。

雖然剛開始會覺得有些發寒,但久了也就習慣了,喻文州這個幽靈,長得還挺乾乾淨淨斯斯文文,偶爾看看他,也會覺得舒壓。

唯一令他困擾的地方只有,有時就連他洗澡,也會發現喻文州的身影。

儘管知道對方只是一隻幽靈,這他還是很難接受。

在幾次出聲把他趕走後,王杰希就放棄了這項工作。看就看吧,一隻幽靈也不能做什麼。

王杰希也不是沒有問過喻文州到底為什麼要跟著他,但每次問,喻文州就搖搖頭,又不說話,沉默了一會就消失了。

王杰希只覺得奇怪,倒也沒有上心。

在和平的相處了幾個月後,自從王杰希加入了這個研究會,一切都不一樣了。

例如現在。

「杰希?」

座位後方的喻文州叫他。

聲音很輕,似乎只有他發現。王杰希沒轉過頭,裝作沒聽見。

喻文州見他沒反應,又再喚他。

「杰希?」

王杰希還是不理他,眉頭皺了起來。

以前喻文州還不曾主動找他講話,這是第一次。王杰希覺得有些不妙。

難道是終於想起了前世因緣,要來討債了?

「王杰希!」喻文州喊他。

王杰希整張臉都黑了。

台上發表的主席正大談擴論學校有哪些超自然現象與傳說並且正打算開始講述如何解釋時,總算發現了王杰希的不對勁。

台下的人舉起手,吞了吞口水。

他以前從不相信的,從不!

「學長,有個幽靈要來向我討債了……」

學長嘴角抽了兩下。

「胡說八道!」

王杰希覺得奇怪,為什麼明明進了一個叫做超自然研究會的地方,卻還是沒有人相信他。

學長解釋:「學弟,你真的來錯地方了,我們的宗旨是揭開超自然現象的不合理性,你要驅魔,要去求佛才行。」

於是王杰希決定去嘗試看看佛學研究會。

喻文州跟在他後面,亦步亦趨:「杰希,那是沒有用的,那個也幫不了你。」

王杰希本來不理他,直到路邊的小石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砸中他,這才停下了腳步。

喻文州拿石頭丟他。

下一句難道要說償命?王杰希可不記得他殺過什麼人啊。

喻文州開口了:「杰希你趕不走我的。」

王杰希吶吶的問:「為什麼?」

喻文州笑了起來,如清風拂面:「因為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讓我們在相見。」

王杰希眨眨眼睛說:「所以我現在要去佛前求個五百年求我們不要再相見。」

喻文州聽了急急忙忙:「哎呀,我說笑的,別當真,我跟著你不是因為那個。」

「那為什麼?終於肯說了?」王杰希疑惑。

喻文州說:「其實我不是幽靈的……」

「那你是什麼?」

「我是……你的外套。」

這個事實震驚了王杰希,他的外套成精了,還有點可愛,這他能信嗎?

不能,於是他轉頭就走。

喻文州趕緊又說:「我說真的啊,只是我講了,你要是不想要我,就可以隨時丟了,你一丟,我就不能跟著你了。」

王杰希說:「那為什麼偏要跟著我呢?」

喻文州說,「我是你的外套呀。」

王杰希沉默。伸手理了理外套的領子,忽然想,他之前都對著外套做了什麼。

抱著睡覺、蓋著睡覺,披著睡覺。

喻文州說:「你要丟掉我嗎?」

王杰希想了一下。

喻文州飄在旁邊,一臉乾淨清爽的讀書生樣,白白淨淨的,平時也不是很吵。

至少不是來討債的,也沒有什麼因緣。

養了它,好像也挺不錯。

他搖搖頭:「這件外套很貴的。」

「這樣你才不會冷呀。」喻文州說,雙手勾上了他的肩。

外套是不是暖了他的身子他是不知道,但喻文州確實暖了他的日子。

某天,一個冷的生凍瘡的冬季,王杰希緊緊抓著他的外套,風呼嘯吹著,他直喊著冷。

離家還有好遠,他竟得自己從學校走回家,還得忍受這種刺骨寒風!

「喻文州……」

一邊飄著的人趕緊湊到王杰希身邊。

「怎麼了?」

王杰希吸了吸鼻子,說:「我好冷……」

喻文州伸手去抱住他,在王杰希身上蹭了幾下,王杰希打了個哆嗦,說:「謝謝。」

走了幾步,喻文州突然的就說:「杰希,這個時候正好讓我和你坦白一件事。」

「為什麼是這個時候……」王杰希奮力睜開眼,冷的瑟瑟發抖。

「因為這樣你才不會把我丟掉……」喻文州說:「其實,以前,在你睡著的時候,我就偷偷親過你了。」

「喔……」那有什麼,王杰希心想。

還不等喻文州反應,王杰希就先轉頭,飛快的在他嘴邊親了一口。

身體一下子就暖和了起來。

「不用睡著時,也能親啊。」

--

啊啊挑戰了手速的極限……

评论 ( 6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