ㄒㄒ

ㄒㄒ是西西不是踢踢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ㄒㄒ |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昂昂

合誌《Sweet》的稿

王杰希是個神奇的人,這樣的形容聯盟裡應該沒有人不會點頭。

至少和他交手過的人都會這麼說,或者他的隊友也是。

然而讓喻文州真正感到他的神奇還是在同居之後。

例如,王杰希意外的很會做飯,但是不會打蛋。

“今天晚餐又是蕃茄炒蛋殼嗎?”喻文州坐在餐桌前,替兩個人添了白飯,看王杰希從廚房端出蕃茄炒蛋來。

“不只,還有紫菜蛋殼湯。”他挑起一邊眉,指指一邊的鍋子說,“有益身心健康。”

喻文州有些無奈的說,“以後你還是做水煮蛋就好了,至少我可以自己撥蛋殼。”

“好男友就是要幫自家男朋友剝蛋,別擔心,你一定吃得到蛋殼。”王杰希慢悠悠地坐下,一邊自我解嘲。

“別,饒了我吧,光是吃蕃茄炒蛋殼和紫菜蛋殼湯就已經夠我受了。”

“幹嘛這樣,”他推推喻文州的頭,“我可是有在進步,至少上次蛋包飯沒有變成蛋殼包飯。”

喻文州聽見以後又忍不住瞇著眼睛笑了起來。

當時喻文州的母親和退了役一路飛來G市打算和喻文州同居的王杰希提出了條件,說他一定要會打掃家裡、要會煮飯、要會洗衣服……喻文州推開他母親一邊笑說,到底是交個男朋友回家還是買個幫傭回家呢。

原本都已經想好了說詞,也打了圓場,王杰希卻出乎意料的點點頭,說,可以啊。

喻母高興極了,立刻馬上就答應了同居,拱手把自己兒子讓人,那樣子王杰希回想起來簡直就像個爸爸要嫁女兒一樣。

這樣講起來,自己沒有被喻母打斷腿啊、趕出家門啊、甚至列入拒絕往來戶也算是幸運了。

畢竟他小的時候時常聽見爸爸對他妹妹說,以後要是交男朋友回來就要打斷他腿,趕他走,列入拒絕往來戶。

王杰希想,不知道他爸爸知道了他交男朋友是不是一樣的反應。

不過至少喻文州的媽媽是沒有在為難他,高高興興,拍拍他肩膀笑的很和藹,吃晚餐的時候還偷偷爆料喻文州小時候的蠢事。

像是喻文州小時候走路沒看路撞到電線桿或是從溜滑梯上摔下來諸如此類。

“你仔細看他額頭上 還有一個小疤,哎喲,真是心疼死啦,男孩子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喻母一邊搖頭一邊說。

後來王杰希仔細去看,真的有一個淡淡的疤痕,不是很明顯,但是特別讓人心疼他。

不知道當事人有沒有察覺,但是王杰希特別喜歡撩起瀏海吻他額頭。

“哎,你是真得會做菜咩?”晚上的時候喻文州這麼問他,王杰希不假思索點點頭,“我以前是鑰匙兒童,國小的時候就給自己和我妹做飯。”

本來呢,喻文州還為此真正開心了一把,誰知道王杰希只有第一天做了一餐無蛋餐,從第二天開始喻文州就察覺不太對了。

王杰希不會打蛋。

於是他們永遠只有蕃茄炒蛋殼、紫菜蛋殼湯、蛋殼包飯或是蛋殼餅可以吃。

雖然摒除這點,王杰希的手藝還是值得讚許的,但喻文州依然嫌棄他。

“連打個蛋都不行,不知道其他東西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啊。”他說。

“這樣才好。”王杰希把手放上喻文州臉上蹭了蹭,又吻他額頭。

“你看我們兩個手殘多登對。”

王杰希說完就見他頓了一下,露出異常燦爛的笑容。

“不,我看你今天還是睡沙發把。”喻文州冷冷瞪他。

但是儘管王杰希這麼說,其實喻文州還是覺得這個人手一點也不殘的,他只是不會打蛋。

王杰希擁有修理家電的技能點,而且點的還不少。

而這大概算是在喻文州認定他前三大最神奇的地方,順帶一提,不會打蛋算在第四大。

最初發現這個技能是在一次王杰希夏休跑來G市玩的時候。

說是來玩的,實際上根本也只是和喻文州待在家裡吹冷氣看電視打遊戲。

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了。

然而世界上總有那麼一種詛咒,空調冷氣永遠是在夏天壞,天要亡我矣,喻文州如是說。

“說不定他冬天時就壞了,只是你冬天不開冷氣。”王杰希看著像是突然斷電自動關閉的冷氣一邊認真想道。

“別這麼認真啦,”喻文州往沙發上一躺,正好躺在坐在沙發上的王杰希腿上,還故意磨蹭了一下,“反正他現在就是壞了,啊,這個夏天居然沒有冷氣吹,杰希,我們現在訂飛機飛去B市怎麼樣?你冷氣應該沒壞吧?”

王杰希搖搖頭,為了這個去B市,喻文州耍他嗎。

“哎,我看看把,你遙控器拿來……我說冷氣的,不是電視的。”

他起身從陽臺搬了梯子回來,又翻出喻文州家的工具箱,爬上冷氣機認真的修理起來了。

喻文州就躺在沙發看新聞,偏偏是最熱的中午時分,他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覺得燥熱無比。

“好熱……”他翻了個身,把無趣的午間新聞台轉掉,接下來是動畫台、電影台、教育台、還有國家地理頻道和動物頻道。

最後他捨棄了電影台正在播映的一齣愛情片,選擇了動物頻道。

王杰希一邊聽著這種動物奔跑咆哮的聲音一邊修理冷氣,噢,還有喻文州喊熱的聲音。

“別在一直喊熱啦,一會兒就好了,忍耐一下。”他微微轉身過去和喻文州說,喻文州仰起頭看他。

“不行,我差不多在三十秒就會因太熱而死掉了。”他翻過身裝死。“杰希你要救我。”

“我這不是正在救了嗎。”王杰希爬下梯子,把工具丟到一邊,“你遙控器開一下,看看這樣能不能。”

當冷氣再度發出運轉的嗡嗡聲時,喻文州通體舒暢的發出如貓一般滿足的嬰嚀,王杰希收拾好東西,做回沙發去抱了抱他。

“天堂……”喻文州往王杰希身上靠了靠,湊過去吻他,王杰希一身的汗。

“你啊,真是……”他講了一半不說,把人抱住親吻他額頭,“要不是我剛好會,你怎麼辦。”

“就只能飛去B市找你嘍,你應該不會希望我去找其他人共用冷氣把。”

喻文州笑了起來,頓時有點驕傲。

人家總說嘛,要交男朋友就找個疼你又萬能的男人,現在王杰希不僅疼他也很萬能還很溫柔,喻文州睜著一隻眼睛看他,說,杰希,我們家電燈,也壞了,你去修一下吧。

王杰希很無奈,“其實我是來你家修理東西的吧?”

修完了電燈,還是要修理一下喻文州的,用去買燈泡時順帶買到的套子晚上就做了兩次,全當作修理費用。

“可沒有做白工的啊,要點酬勞應該不過份吧?”王杰希一邊吻他胸膛,伸手朝他腰狠狠掐了一下。

“計較。”喻文州吃痛的叫了一聲。

“兩樣東西,應該可以讓我做兩遍把?”王杰希不理他,摸摸他大腿,把他兩條腿整個抬起來,“嗯?這個交換怎麼樣啊?”

喻文州閉上眼睛不想跟他說話。

大概是有過這麼一次經驗,喻文州後來自己學會了修理電燈,終於和王杰希稍微平起平坐。

但這還不是喻文州認為最神奇的事。

和王杰希不愛吃青椒並列第二大神奇的是王杰希看電影會落淚。

這大概是王杰希從來不去電影院看洋蔥片的原因之一。

想當年喻文州約他約了一個月都沒把人約出來時還很懷疑究竟是王杰希真得不出來還是不想和喻文州出來。

後來事實證明,絕對不是他不想和喻文州出去,單純只是他不想去電影院看罷了。

他們同居以後,王杰希倒是很喜歡看電影,只要有時間就回去網路上下載新的電影來看。

動作片、武打片、科幻片、諜報片……還有愛情片等等,他什麼都看,而且還拉著喻文州一起看。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喻文州翻翻他記憶體裡存的電影,從一堆爽片當中發現一部看起來清新可愛的來,“看起來還不錯?”

王杰希點點頭,“那就看這個吧?”

他們一邊吃泡麵一邊用電腦接著電視看,就算是過了這麼多年王杰希看到這種最後死掉了的劇情還是免不了哭上一場。

喻文州給他遞衛生紙,看了一下讀條,發現電影才演了一半,他幾乎可以想到等到電影演完王杰希會是怎麼樣一個慘況。

要是電影導演看見有人這麼捧場肯定會特別開心。他不著邊際的想。

等到男主角死了以後,王杰希哭的淅瀝嘩啦。

“哎,真的這麼難過嗎,看你哭的。”喻文州不可置信,桌上已經堆滿衛生紙團。

他竟用掉了半包的衛生紙。

“沒血沒淚。”他吸了吸鼻子,對喻文州說,“……沒心沒肺。”

喻文州摸摸他背脊,安撫他,“我就是心啊肺啊都掏給你了才會沒心沒肺呀。”

“狡辯。”王杰希口齒不清。

“我跟你說啊,我以前看電影也是會哭的。”喻文州替他把衛生紙團丟掉,說,“和你在一起之後才沒有的。”

這讓王杰希想起他們剛開始的時候,兩個人一起看了一部片,鐵達尼號。

感動極了,看到最後不要說王杰希,喻文州都眼眶泛淚。

這樣講起來,喻文州說的是真的,也很有道理,以前他看片子還是會哭的,結果現在就不會了,還可以拍拍他安慰他。

“誒,別哭了,都演完了。”喻文州把電視關掉,拿回電腦,“我看你衛生紙也差不多要用完了。”他拎起那包輕飄飄的塑膠袋子說。

“很難過的。”他說。

喻文州過去抱抱他,把頭靠到他肩膀上,一點一點的觸摸他胸口,“你真的很感性。”

這也是他那麼喜歡王杰希的其中一點,他那麼多感情如溫水一般,總是能夠緩緩包覆他。

王杰希親吻他額頭,擦乾眼淚。

“但願世界也溫柔待你。”喻文州說。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王杰希對於看電影的習慣除了會感動落淚以外,還有看鬼片的話晚上會睡不著做惡夢。

“你是小孩是嗎?”第一次得知這件事的喻文州差點笑到岔氣,被王杰希回以一個白眼。

“這是很正常的,不怕的人才不正常吧?”他振振有詞的說。

“我就不會怕啊。”

“所以你不正常。”王杰希不假思索的答,“要是所有人都不怕,那電影公司出這種片有意思嗎?”

“有意思的,雖然我不怕,但我還是挺愛看。”

“所以才說你不正常。”他悶悶的說,把電視關掉。

喻文州搶過遙控器,又把電視打開,“這種東西是要訓練的,你冷靜一點看,就會覺得一點兒也不可怕啊。”

“自己嚇自己,不要。”他把遙控器再搶回來。

“你看看嘛,明天早餐我去買?”

“不談條件,不討價還價。”王杰希毅然決然的說。

“那……”喻文州把手放到王杰希褲襠上摸了一把,去拉他露在外面的內褲,“不答應我要攻擊你嘍?”

“你別鬧,大白天的,還攻擊?”王杰希實在很沒轍,垂著肩膀把喻文州推開,試圖壓制掉剛才差點被撩起的慾望。

喻文州被推到一邊去,斜著眼睛望他。

“你真的是……”王杰希覺得自己有夠委屈,難道陪自家戀人看鬼片是每對情侶都会做的事情嗎?

喻文州乾巴巴的對著他眨眼睛,一副無辜的樣子,“天下的好男人都会陪男朋友看鬼片的。”

王杰希覺得喻文州分明在耍他!分明是想看他好戲!

但是誰讓王杰希就是喻文州口中天下的好男人呢,他最後還是讓出了遙控器掌握權,關掉客廳電燈陪喻文州看鬼片。

片子已經演了有四分之一了,邁入懸疑高潮,主角走進陰冷的地下室,角落發出碰碰碰咚咚咚的聲音。

門被猛的關上,嚇了王杰希一跳,他看見喻文州悶悶的偷笑。

他突然覺得什麼鬼天下的好男人,天下的好男人根本是天下屈服的男人吧。

真是委屈到底了。他想。

接下來一連串的突發事件以及伊伊啞啞的恐怖音效害他一度忘記自己還身處家中,幾乎往喻文州身上擠。

“沒那麼可怕啦,杰希?”喻文州拍拍他,覺得他實在又可愛又很好笑,“你還好嗎?”

他抱抱王杰希,緊緊抓他的手,十隻手指頭扣在一起。

王杰希一句話也不說,縮起膝蓋看的認真又害怕。

“你真的那麼怕啊?”喻文州簡直有點不敢置信了。

王杰希點點頭,“怕。”他雙手攬住喻文州的腰,把人緊緊圈起來,像抱個大填充玩具一般。

喻文州的頭髮紮到他脖子,讓他分了一點心。

“我說了,我是真的怕。”他看看懷裡的人說。

喻文州沉默了一下,說,“好啦,不鬧你了,以後不看了。”

王杰希原本以為這只不過是他安撫用的隨便說說的話,沒想到喻文州說到做到,在那之後真的從來沒有要他陪他看鬼片。

現在想起來,除了當下真的會怕的不行以外,趁著機會凱點油,吃點豆腐也是讓他心滿意足。

更何況晚上做惡夢的藉口屢試不爽,只要這樣講喻文州永遠都会心甘情願讓他做個幾遍。

於是後來當王杰希主動提出要看鬼片的時候喻文州先是感動萬分,然後警戒的看著他,說,“等等,我告訴你你別亂來啊。”

王杰希笑了起來,嘴角像一點清泉澄澈乾淨。

“什麼的話,我當然會亂來啊。”


好像大部分的人都以為喻文州撩人的技巧高超,王杰希純情木訥,被喻文州拉到床上就算在上面也無法掌控場面。

然而事實是,喻文州撩人的技巧高超,但王杰希更高一等,時常出乎意料冒出一些連喻文州都會被撩到紅了耳根的話。

或者是直接身體力行,讓人措手不及。

據喻文州說,在他真正認識王杰希之前還不這個樣子的。

比如剛開始交往的時候都是喻文州去吃王杰希的冰淇淋,然後嘿嘿的說,間接接吻。

到了後來王杰希就會乾脆拉過他跟他來個直接接吻。

再比如剛開始交往的時候總是喻文州走在路上就突然牽他的手,湊在他耳邊調戲的說,你真溫暖。

到了後來王杰希就會乾脆回敬他一個溫暖的吐息,咬他耳朵。

或者剛開始的時候喻文州動不動就喜歡往他褲襠摸上幾把,或是舔舔他脖子。

到了後來王杰希就會把他壓在沙發上掐他腰,或是大腿,直到對方跟他道歉求饒,然後脫下褲子一舉入侵到深處。

就像是一開始在床上都是喻文州領導場面,後來王杰希一手遮天了,喻文州到最後只有被控制的分。

真得要說的話,喻文州覺得與其說是深藏不露,還不如說是結了婚就露出本性的那種。

有道是,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喻文州後來時時刻刻都在警惕自己這件事。

真是奇怪,他怎麼就想不起來自己當初到底是怎麼答應他的?

他就記得當時王杰希還沒有那麼耍流氓的啊。

“向你學習的。”當事人自己辯解是這麼說。

喻文州瞇著眼睛看他,才不相信。

“我還沒有你這麼誇張。”他憤憤的說。

“青出於藍,更勝於藍的嘛。”王杰希彈彈他額頭,說,“世界第一的好男人總要有世界第一好男人的樣子,我不過剛剛好而已。”

這就是被喻文州排在第一的王杰希最神奇的地方。

他們第一次做的時候明明還生澀的讓喻文州下定決心在也不做了,就算要做他也不要做下面的。

然後也才不過半年,第二次做的時候竟讓喻文州有一種世界再見的感覺。

當然是稱讚的方面。

王杰希在這方面的學習進步神速。

雖說他並不是很願意承認確實王杰希就是和他在一起之後才變這樣的,但不得不說的是,王杰希的進步也確實讓他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怎麼樣,還可以把?”後來他們不戴套做了一次,意外的舒服到讓喻文州覺得這個男人嫁了也可以。

他窩在王杰希胸膛,伸手去碰觸他嘴唇,把手指探進去玩,被王杰希抓著手腕舔了幾下。

“我又沒有進步?”他繼續問。

喻文州點點頭,“你根本不是王杰希把?火星人,你把真正的王杰希怎麼樣了?”

“吃了。”王杰希說,肩膀靠著床頭,手指一下一下的挑喻文州前額有些濕透的頭髮。“你能拿我怎麼樣?嗯?”

喻文州想了一下,湊過去吻了吻他,說,“我願意和他一起死,所以也把我吃了吧?”

“好,吃了你。”王杰希一口答應,回敬他一個吻,惡意的咬他嘴唇,然後又咬他手指。

王杰希輕輕撥動他髮梢,手指掃過他眉毛,眼角濕潤而充滿愛意。

他在喻文州脖頸間流連,輕輕的說愛他,問他未來一起過好不好。

身下的人咯咯的笑起來,彎著眼睛,虹膜清晰透明,用唇語說,好啊。

於是什麼都不值得去在意了,王杰希把人擁入懷中,吻了吻他毛茸茸的腦袋,問,“明天早餐吃什麼?”

“……饅頭夾蛋?”

“好。”他閉上眼睛含含糊糊的說。



坐在沙發的喻文州看見桌上的饅頭夾蛋時,頓時有點後悔昨天晚上不經大腦思考所得到的答案。

“杰希,請一定要告訴我這不是饅頭夾蛋殼。”喻文州顫顫巍巍的說。

“當然是啊!”王杰希心情愉悅的打開電視,播報員用清晰的聲線報導著今日的天氣狀況。

看見喻文州垂頭喪氣的去咬饅頭時,他終於忍俊不禁,攬過他的腰,說,“不是啦,這是外面早餐店買的,沒有蛋殼。”

喻文州瞪他一眼,“就知道騙我?今天你還是睡沙發把?”

“不行,睡床上。”王杰希嚴肅的說,“這張沙發一點兒也不舒服。”他搓搓喻文州大腿大吃豆腐。

“哎,我告訴你啊,你可別亂來,小心我半夜把你踹下床去。”

“昨天不是還很欲求不滿的嗎?都翻臉不認人啊?”王杰希捏他臉頰,笑了起來。

喻文州不搭理他。

“嗯?不理我?”

“你自個兒到一邊去。”喻文州邊吃饅頭邊看電視,晨間新聞淨是一些有的沒有的。

偶爾會有凶殺案的事件後續報導。

“我上個禮拜還幫你換燈泡,前幾天才陪你看鬼片,還幫你買早餐呢。”王杰希不服的說。

“你先別說話啊,你看這個,案子好像給破了是不是。”

“早就破啦,昨天的報紙就刊登了。”王杰希興趣缺缺的說。

“我們又沒訂報紙,你怎麼看到的?”

“早餐店。”他抱著喻文州說,“你要是想要看我以後就訂給你看啊?”

“嗯,好啊。”喻文州把頭靠到他肩膀上,喃喃的說。

他們相遇相知然後相愛,並且永不相離。

這樣看起來,這大概才是王杰希這輩子最神奇,也是最幸運的事了吧。

--

作為拉低質量的人非常抱歉。

如果能稍微覺得一點點甜的話我就很高興了
謝謝大家。

评论 ( 3 )
热度 ( 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