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願世界予你萬千星辰

© →→→→ |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可是王總,我們只有十分鐘 9-10(完)

9

喻文州是被電鈴吵醒的。

他才爬上床沒有多久便陷入了深沉睡眠當中,厚重的窗簾被拉上,而午後缺乏陽光的陰天,更使整個房間陷入一種濕黏的漆黑,當聽見第二聲電鈴時他還正與溫緩的棉被膠著,思索著究竟該不該去看看是誰打擾了他安穩的睡眠。

第二聲電鈴停住後沒有多久,第三聲便緊接著響起來,這時喻文州才總算下定決心爬起身去開燈。

他還未完全清洗,搖搖晃晃躡足走到窗前拉開了簾子,耳根子靜下來以後才發覺外頭下起了稀疏冷雨,一拉開窗簾便見底下有個高個兒正往騎樓外一步一步向外站,直至頭仰起時的角度正好能看見二樓的景象。

喻文州猜測大概是瞧見沒有人應答而正感到疑惑的打算確認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家。

於是王杰希才一抬眼,便毫無防備的撞進喻文州一雙還茫然,並且帶著倦意的眼中,喻文州也是一楞,剛睡醒時呆傻的樣子映在玻璃窗上使他自己注意到時也感到好笑,就更遑論站在細雨中的王杰希猛然看見時是甚麼想法。喻文州用力眨了眨有些乾澀的眼睛,王杰希自樓下看著他,一動不動,就等他的動作。

只是喻文州此時到有些不高興起來,首先是打擾了他休息時間這一點,其次是直接跑到他家中,也不管他會不會困擾。

於是喻文州只是看了一看,便又拉上窗簾,準備回去繼續睡。下著雨,外頭又那麼涼,就讓王杰希自己知難而退,也省得他們一見面便要吵起來。


  


這麼想著心裡還是不免有些不安,雖說是王杰希先惹怒他的,但後續詢問之下才知道其實王杰希並沒有真的買下那片商,再說這幾個禮拜下來時不時就能聽見經紀公司的幾個朋友說甚麼時候王杰希又來找了他,或是甚麼時候誰又在公司大廳看見了王杰希。

沒有在不斷用錢買東西送來,反而是一次次不放棄的親自來到讓喻文州聽久了也有些心軟下來,平時多幫著他的戴言言這次也多少替王杰希說上幾句話,每次接到王總電話時都覺得他聽上去十分疲憊,放低了姿態在請求。

這回喻文州便睡不太著了,不斷想著不知道外面的王杰希回去了沒有,或是雨停了沒有,太陽出來了沒有,不知道淋了雨晚風吹著會不會不太好……或是自己該不該原諒王杰希了。

掀開棉被的時候內心已經充斥了不安與愧疚,轟然雷響雨嘩啦的雨聲如長浪一般瞬間湧入雜亂的房間,不知何時零星小雨已成了滂沱,他拉開了窗簾確認下的人影是不是還在,下了這麼大的噢,王杰希再笨也該知道走了吧,就是躲到騎樓底下也行,但讓他顫心的是,那樣狼狽的王杰希,仍舊站在哪裡,一動不動,微微垂著頭,溽濕的頭髮緊貼在面頰上滴水,遠看著像是哭了出來。

霎那內心猶如封膠一般濃稠的水流沖破理智衝破手心,瞬間湧起的情緒像是風霜冰冷,深暗灰藍,他看著王杰希一會兒,王杰希緩慢的抬起頭來,還是那樣堅毅的表情,望著他,像在央求著他下來。

喻文州嘩啦的一下赤著腳下了樓梯,打開鐵門,王杰希站在騎樓外,渾身都濕透了雨點打在屋簷和地上激起的水窪彈起水珠,白花的雨水強勢衝下幾乎使他看不清前方,喻文州走向他,手指才剛接觸到王杰希的身體便被人用力環抱住。

「……好燙。」喻文州碰了碰他臉頰,王杰希的體溫高的嚇人。

「對不起,文州,」被林的狼狽的人雙手發狠的緊緊抓住他,將人往自己懷裡塞,報的喻文州有些喘不過去,卻沒有推開他。就像是怕隨時會再失去一般的緊緊鑽在手心保護。「對不起。」王杰希一邊說,一邊將頭抵上喻文州肩膀,全身的重量都往他身上放,喻文州有些支撐不住。

「等等,王……杰希,你發燒了。」他抓住王杰希的肩膀,使力向上挪動了一些,兒身上的卻沒有要動作的意思,更加往他身上壓去。

王杰希靠在他耳邊,喻文州只站在雨裡不過幾分鐘,已經被淋得透徹,水珠自鬢角與髮梢滴落,原先已被汗水浸濕的白色襯衫如今已變得透明,透出肉色來,王杰希抬手,種種的抓住他心臟部分的襯衫,體溫直透透的傳遞過來,還有心臟劇烈痛動的聲響,猶如沉寂已久的火山蠢蠢欲動,稍稍能嗅到硫磺的酸味似的。

「文州……我告訴你,」他微微垂下了眼睛,天際遼闊,雨絲漫飛。

「有甚麼事情進去會兒再說,你燒得很嚴重。」

喻文州扶著他,胸口上下起伏,耳根前有著幾道燒紅的痕跡,王杰希看見了,就伸手去碰了碰,一吋一吋的輕壓過去。他體溫燙的喻文州忍不住抖了抖,風灌進兩人衣領,瑟瑟潮濕。

「別動。」王杰希湊在他耳邊說,語調輕的和雨聲混雜到一起,「你把我丟在底下這麼一個小時也沒說甚麼,現在多幾分鐘,也沒有差。」

喻文州真的沒再動,任由王杰希收緊力道,抱住了他。
「我告訴你,喻文州,我喜歡你,認真的,很喜歡。」

他們偋住了吐息,在雨裡無聲的吻了起來,王杰希和著眼睛,意識沉甸甸的,迷迷糊糊之中,彷彿聽見幾點與滴落在翠綠塘邊,隱隱發出銀鈴的聲音,蓮花池的水面蕩起漣漪,綠樹合,青山霞,天空湛藍遼闊無際。

於是他的心頭也豁然開朗起來,在渾沌之中緊緊抓住喻文州的肩膀,嘴裡還不斷叨念著,喻文州,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

彷彿只要這樣,就能夠讓他們走的更長、更久。
 
 

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陌生的床舖上,喻文州已經換了乾淨的衣服坐在窗邊讀書,王杰希頭腦還沉,但奮力掙扎著坐起了身,聲響驚動了安靜讀書的喻文州。

「醒了先別動。」喻文州放下手裡的書,對他說,「你病了,好好休息,衣服給你換過了,不介意吧?我這兒只有居家服,沒有高檔貨。」

王杰希一抬頭看見自己還半濕著的訂做西裝襯衫被喻文州晾在風扇前,西裝褲被晾在浴室門前。喻文州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

「外面還下雨,沒法晾,只能將就了,不介意咩?」窗邊的人笑吟吟的望他。

王杰希嘆了一口氣,爬起身來。

「不介意。」他意麵說,一面在櫃上找到自己的手機,按了幾下螢幕沒亮,喻文州看見了又說,「你手機消息太多,一天到晚震個不停,我就先給你關機了。」

過了一會兒,喻文州看他將手機開起來,又突然補充,「裡面東西我沒看。」

王杰希稍稍確認了幾件重要消息,「還好你沒看。」

「哇,真有我不能看的啊?王總這麼神秘?」喻文州假裝驚訝。

王杰希看他浮誇的樣子有些忍俊不禁,「沒有甚麼神秘的東西,就只有你裸照。」

「……還好我是真沒看。」

王杰希還是笑了,喻文州的樣子有些可愛,「自然是騙你的,手機裡一張你的照片都沒有。」

「……不同你談這了,你身體究竟好些沒有?」喻文州無奈。

「你給我抱著就好的更快。」

「沒得談,你睡得這是客房,我一會兒要回去我自各房間睡了。」

「哎,去哪,回來。」王杰希手伸長了拉住起身的喻文州衣服一角,「就今晚,睡這好不好?」

「……」喻文州盯著他看了一陣,沒給出答案。

「放心,在你接受我以前我不會碰你。」

喻文州懂他的意思,王杰希和他坦了承,這回得換他決定,逃不開的。

「……」他沉吟了一會兒,說,「我怎麼知道你是真心的?」

「我在你身上花的時間還不少嗎?」

喻文州眼神軟了下來,望著他,過了一會兒又回頭時起他那本書坐到窗邊繼續讀。王杰希也不知是放棄了,還是真的困了,便拉著被子沉沉睡去。

直至夜半,一股溫熱貼上了他的背,緩緩蠕動,王杰希隱約之中甚至能感受到那人脈搏疏狷,與他緊緊相抵。

王杰希翻過了身,將人往自己懷裡塞,吐息湊在對方有些潮濕還帶著濃烈洗髮精味道的碎髮之間,方洗過澡的熨燙皮膚使他感到安心,王杰希摟著人,陷入了更深的睡眠。
微微的光線自窗簾間隙中透出,散出一道白光,落在床鋪中央。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10
 

當戴言言將車停靠在屋外時,便見帶著倦意的喻文州正套上大衣,打著呵欠遠遠的走出來。

王杰希還在他床上睡著,喻文州為自己奉獻給照顧生病之人的假日默哀了幾秒鐘,總是得打起精神面對緊接著而來的緊湊行程。

「為甚麼我覺得你比假期前還有更累了……」戴言言看著他坐上了車副駕駛座,忍不住停下手中的比詢問。

後視鏡裡的喻文州無言地笑了笑,「……說來話長。」

嗅到了八卦味兒的戴言言馬上跳了起來,「那你長話短說。」

「……前天下午王總淋了雨跑來我家,病了,我就只得照顧他這兩天。」

戴言言無話可說,問了又問,把詳實探聽得清清楚楚,最後忍不住老沉的嘆了口氣,惹的喻文州竊竊的笑。

「所以我說啊,跟著王總嫁了吧……別瞪我,我講認真的。」戴言言選擇無視了喻文州的瞪視,繼續道:「你看你天天這麼勞累,放個假還要被擾來擾去,你不煩,我都替你打抱不平了。」

「那和這有甚麼關係?」

「自然有關係,依我對王總的了解,他這人願意低下頭來和你道歉就證實了他對你是真心的,他還從來沒有這麼低聲下氣過。」

「他對著我也是高架子。」

「你不知道,差的可多了。」戴言言說,「王總本來養尊處優不能一朝一夕就妄想他能改變的嘛,要是希望他變得更多,你總得先答應他。」

喻文州沉默了一陣,戴言言從後視鏡望他,見他不回答,又問,「所以你究竟還演不演電影?」

經過了幾分鐘的靜默以後,副駕駛座的喻文州微微垂著眼,還在想那天王杰希抱著他對說了多少平時不會說的話。

王杰希輕輕撕咬著他兩片薄薄的唇瓣,手指攏捻著他熱濕的髮梢,溫柔清雅的替他將那條水晶鍊子戴上脖頸,虔誠真摯,是那麼放在心尖上守護的人。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纏綿,心裡確實一瞬間閃過了千萬個念頭。但願此時此刻能夠無限延續下去、雨下得太大,太冷了。

或是,若是眼前這個人,跟他這樣走下去,也不是不可以。

喻文州盯著車窗外轉瞬即逝的城市街景看,幾處行道樹枝葉已逐漸枯瘦,孟秋,連天都火紅起來,光照柔和,風速婉轉。

好久,他才吐出一點氣,聲音一如路邊緩慢飄盪而下的落葉,清淡卻堅毅。

「不,我不演了。」他說。

 


過幾天聽聞消息的王杰希喜出望外,一早就去找了喻文州,喻文州才剛到公司,忙著跑化妝間,戴言言跟在後邊一面講著今日形成,緊湊到讓他有些想吐。

「下午要去開會,又有個片商要找你談個動作片……別那樣看我,是正常的,正常的,你覺得我有可能給接那種動作片嗎?」戴言言黑了半邊臉,快步跟上喻文州。

「不,我只是希望同樣的事情不要再重蹈覆轍,王杰希那一套我可不想再來一遍。」

「恩?我的哪一套?」

突如其來插入話題的聲音讓兩人都也些詫異,喻文州回過頭看,便發現王杰希站在會客室門邊,雙手插在口袋哩,支著一條腿,微微朝他們這邊望來。

戴言言小聲的罵了粗話。

「王王王王王總,你怎麼會在這!」少女指著他喊,把喻文州護在身後,有了幾次經驗以後,他已經很清楚王杰希會親自來到公司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來送錢的,皆大歡喜,第二種是來搞人的,絕對絕對要小心提防護住喻文州,否則又會不知道被脫去會客室做些甚麼。

但光是知道沒有用,王杰希向前了幾步,人高馬大,輕易越過了戴言言去拉喻文州的手就說,「我來自然是找你家喻大明星的,喔不對,現在是我家的了。」

「不不,我難道不能是我自己家的嗎?」喻文州欲哭無淚。

戴言言向前了幾步,還不放棄,「不跟你講垃圾話,他今天性程緊湊,你要是要找他,以後還是要先打電話跟我約時間,和以前一樣,沒有特權……哎哎哎給我回來,不要鎖門啊!」
 
 


王杰希把人拉進會客室,拉下了簾子鎖了門,摁在門上就貼上去親吻。

「王杰希……你不會想要體會戴言言生氣。」喻文州苦笑,把人推開胸前。

「你今天十分鐘後也有要緊事要幹嗎?無所謂,我只問你一件事,一件事就好,不耽誤你時間,」他神色嚴肅的盯著喻文州看,看的喻文州眼角發紅起來。「你這樣,算是答應我了?」

「你覺得呢?」

「我就覺得是。」王杰希伸手抓著他手指摩搓,靠在嘴邊吻了吻,「你點頭或搖搖頭,就你一個答案。」

喻文州無可奈何,他只有十分鐘,抿著唇點了點頭,「可以了吧,答應你了……」

話還沒有說完,身體便被人重重往沙發椅上摔,摔得他頭暈,王杰希正解了自己襯衫扣子,滿臉抱歉地道:「抱歉,我忍不住,你太可愛了。」

王杰希自喻文州和他冷戰以來已經有近兩個月沒碰過人了,一旦確認了關係便一發不可收拾,可喜可賀之時怎麼能不來一發。

喻文州有些驚恐地望著他。

「不,王杰希,我只有十分鐘……」

「十分鐘就十分鐘,誰管他呢。」


fin

--

草草結束了。

评论 ( 5 )
热度 ( 69 )